当前位置:首页 > 访谈 > 郭德纲:做艺得知对错

郭德纲:做艺得知对错

本期看点:

分享到:
0
下载

简 介

猜你喜欢

主题:郭德纲海外遭遇盗播,炮轰法轮功媒体侵权。

嘉宾:郭德纲,著名相声演员,电影和电视剧演员,电视脱口秀主持人。

时间:2014年12月8日
更多>

往期访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李元,这次我给大家带来一个好消息,各位喜欢相声的朋友们有福了,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就是著名相声演员郭德钢老师,郭老师您好!

  郭德纲:您好!

  主持人:其实大家都非常熟悉您的相声,今天请您来也是希望您能借这个机会,跟我们凯风网的网友们分享一下您最近的工作、生活?

  郭德纲:好啊!大家都很支持,都很爱听相声,这对我来说是特别开心的事,有这么一个机会面对面聊天,我挺愿意的。

  主持人:其实我们很多年轻人,都是因为您才渐渐喜欢和关注中国相声这门传统艺术。

  郭德纲:是相声的魅力,不是我个人的能耐。

  主持人:年底了,您的演出一定很多吧?

  郭德纲:对。这个行业就是这样,别人过节我们都没有时间休息,越到过年过节的时候,给大伙带去快乐的时候就到了。今年年底,我们安排了国内各大城市的演出,包括东南亚以及宝岛台湾、澳门(的演出),粗略一算应该排到春节后了。

  主持人:真是辛苦您了,给大家带来笑声的同时自己马不停蹄。

  郭德纲:为人民服务!

  主持人:现在可能很多我们的网友们都非常生气,“为什么于老师没有来,是你坐在郭老师身边呢”?

  郭德纲:一样,于老师坐在这儿也烫个头,跟个女的似的,挺好。

  主持人:于老师一大爱好。

  郭德纲:都知道这个。

  主持人:您的相声里很多段子大家都很熟悉了,别人推荐给我一个特别有趣的段子,叫《跳大神》。

  郭德纲:你听过这个?

  主持人:我听过这个,特别有意思。

  郭德纲:《跳大神》不是一个传统相声,大约是十几年前我创作的一个(节目),当然又受了一些启发。《跳大神》其实主要是反邪教、反封建迷信这么一个故事,也曾经有过一段时间名字叫做《破迷信》。当年侯宝林先生曾经有过一个类似的作品叫《反对一贯道》,我们解放初期有个邪教叫一贯道,后来咱们不是说“一贯害人道”,说的就是它。

  主持人:您的《跳大神》里面说得也是这个?

  郭德纲:也提到过,其实有部分桥段还是借鉴了侯宝林先生作品的一些精华,但是现在一贯道离我们很远了。侯宝林说街坊四邻这个老太太信什么、那个老太太信什么,但现在再这么说不可信了,所以我们从中提取一些精华,借鉴一些创作手段,弄了一个《跳大神》,这些年来其实不断上演,也不断充实完善,让它全面一些,通过现场来看,观众还是能接受,而且很喜欢这个节目。

  主持人:这个相声里面既有传统的部分,又有现代的部分?

  郭德纲:它脱胎于传统,但是融合了一些现代的东西。

  主持人:里面提到很多封建迷信的东西,我们很多年轻人都不太熟悉,一贯道都没有听说是什么。但是,大家还是很有共鸣的。

  郭德纲:带到那个环境里面去,用通俗易懂的方法去讲。俩人站在这儿就说,但是你说得好,说完人家有印象,而且观众爱听、能接受。这是有技巧的,也是咱们传统文化的魅力所在。

  主持人:除《跳大神》这一段,您脑海中的相声宝库,有关于咱们反对迷信、反对邪教,或者一些其他方式装神弄鬼的桥段还有吗?

  郭德纲:不少呢,包括我们说侯先生的名段《买佛龛》,也在舞台上翻新过,当然这种类型的作品在节目当中占得比重不多,但是还是有的。有的时候经常是在一个节目开始的时候,我们叫垫话。其实类似这种题材还是有一批的,包括反对算卦的、封建迷信的、跳大神的、给人破梦、给人解梦,我们会用我们独特的技术,用传统艺术的角度去分析告诉大伙,甚至有的时候也半开玩笑,什么叫迷信就是迷迷糊糊你就信了,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什么是不对的,如何如何。因为中国三尺书台,虽然不是讲台,演员站在那不敢说高台教化,但是我们有这个正能量的东西是在心里面,我们要知道站在台上,这么多观众看着你,藏龙卧虎什么高人都有,你站在上面不能瞎说,一定要说得有一定高度,这个东西就是雅俗共赏,还要把你想说的东西用一种非常合适的方式和技巧表现出来。

  主持人:让观众易于接受?

  郭德纲:那是必须的。

  主持人:其实我也发现咱们相声这门传统艺术中,很多内容都是褒善贬恶、破除愚昧的内容。

  郭德纲:这个我经常在台上说,我说听相声的人没有坏人,没有说听完了相声出去截道杀人放火,从来没有。相声在清末民初的时候,有的时候艺人迫于生计,它也会说一些擦边球的小笑话,甚至我们看未必格调高。当然现在那些东西我们也不提倡,因为观众有年轻的孩子,不像当初马路上演出二三十个观众,它传播面小,现在电视台,包括网络上演,有时候一场演出就几千观众,所以一定要把握这个方向、把握这个尺度,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在相声中正能量的影响,或者从正面宣传我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容,您觉得是不是相声能够一直以来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喜欢的一个原因呢?

  郭德纲:相声每段其实都是弘扬正能量,它分两种。一种是才艺类的,你比如说我们说一个戏剧杂谈,我们介绍的是戏剧,它的演唱、它的技巧、它的历史,比如我们介绍评书,我们介绍古曲,介绍各种演绎形式,也是展现演员的才华,同时让观众从我们的口中去了解这些传统艺术。

  主持人:从相声的口中去了解别的艺术?

  郭德纲:这是一类。另一类就是以演员扮演剧中人的形象出现的相声,可能好多人听的时候没在意,因为我们干这行必须研究这个。比如说有一系列《梦征婚》、《买面茶》,像这些设身处地扮演一个小人物,他好占小便宜,他可能邻里之间串闲话,他可能如何如何,但是这些东西我们可能会从另一个角度去出发,观众看完以后会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你看它把小人物表现出来淋漓尽致,我们邻居谁谁就这样,我以后可不能这样。所以说我们不敢说高台教化,但实际上对观众来说还是起到一个引领的作用。

  主持人:是不是咱们相声圈里的演员也有因为这个原因,真的相信邪教、相信封建迷信的会很少?

  郭德纲:没有。

  主持人:绝对没有?

  郭德纲:从来没有。打有相声到现在,什么时候你看到说相声的去信这个信那个,或者跟谁怎么怎么着,从来没有过。这点可能还得力于这个行业对我们的帮助,从小就接触这个,好多事翻来覆去,我们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多人自己一说就乐了。

  主持人:从小就明白只能当个乐。

  郭德纲:对,我们都在节目里翻来覆去剖析得很清楚,你让他们去信这些是不可能的事情,不可能。

  主持人:郭老师,大家都觉得相声是逗乐,怎么会有这么多段子都是关于反对封建迷信的,反对邪教的呀?

  郭德纲:存在就是合理的。从侯宝林先生开始,他为什么会创作一段《反一贯道》?是社会的需要。老百姓有很多受害者,后台一聊天街坊邻居谁谁都上了当,他就觉得过去有好多老前辈提过这句话,说一个艺术家,脑子里要有政治家的敏锐,当然我们没有这么大的造诣,我们只能说是明善恶、知是非、懂羞耻、识良莠。为什么会这样?是社会需要,而且这些东西站在台上,一定会给观众以共鸣,你比如说我弄一个造航空母舰的就胡来了,底下五千观众谁会是造航空母舰的?

  主持人:都不会。

  郭德纲:对,我也是外行,底下也是外行,我们这儿非要愣说一个造航空母舰的,这就是失败。但你说外面一贯道害人,好多老人上当吃亏了,什么有家破人亡了,花了钱,吃多少亏,你也聊我也聊他也聊,今天坐在剧场里面台上说相声的也说了,他会觉得,哟,跟我们说的一样,他说得是真事,首先观众就能扣住,而最重要一点相声是一个很聪明的艺术,这里面有很多是心理学的东西,不是单纯说教,一定要把它讲成一个故事,深入浅出,当然这里有很多专业技巧,通过这些东西让观众知道原来是这样。

  主持人:咱们相声的技巧是?

  郭德纲:我们有很多专业的技巧,其实就是钻到人物心里当中去,一定把这个东西掰开了揉碎了撕烂了,给你讲明白了,戳到你心里面,这就是相声演员比观众要高一块的原因。你比如《跳大神》也好,《破迷信》《买佛龛》《反一贯道》这类节目为什么到现在还能在舞台上站着,对不对?我们得把观众拉进来,拉到特定的环境里面,他一下能身临其境感受到,先得承认你的是真的,然后再用你的艺术去打动它,最后整个节目表演完之后就成功了,也就是这几个节目为什么能站住,是有它的道理。

  主持人:您能不能举一个《跳大神》里的例子,我记得当时是说过吃药要吃一块肉是吧?这个情节您怎么钻到观众心里面的?

  郭德纲:这个属于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它过去是真有这样的,人民迷信也没有什么知识,其实这是老年间事,就是人割块肉当个药引子,炖完吃完就好了,从医学角度那是胡说,怎么可能的事呢?我们要是上来就说这是假的是骗人,观众倒觉得未必可信,我们给它划入一个特定情境当中来,月黑风高这家人得病了,在院子里磨大刀要割肉要切肉炖汤,我们没有把它往小处说,我们把它往大处说,谎言就是这样,到一定程度你可能会相信,再大一点你就知道胡说八道,他就会不相信,这就是相声艺术的魅力。

  主持人:用一个夸张的说法?

  郭德纲:是的。

  主持人: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相声的?

  郭德纲:我从7岁就学艺,我干了好几十年这个了,我七岁学评书,九岁学相声,十几岁学唱戏,京剧、评剧、梆子、大鼓,我都干过这些年,跟艺术有关的,基本上都沾过边,这一晃好几十年了。

  主持人:您刚懂事开始就在相声里边?

  郭德纲:因为我父亲是公安干警,我母亲是老师。我所居住的地方,又是当时天津的老城区,那会儿也住着好多老艺人,而且我小的时候父母工作都忙,我父亲是管片民警,他没有时间天天带着我。有的时候就是哪儿演出了,说书唱戏就给我搁在那儿,从小就给我熏出来了,附近住的这个爷爷说书的,那个老太太唱戏的,所以你不想学也不行,是完全熏陶出来的。

  主持人:潜移默化就学了,听您这么一介绍,真是机缘巧合,警察的孩子居然成了相声名家。

  郭德纲:我们家好多人是公检法,所以那会从小的时候,其实家里好多人都说,都以为日后我在公检法干点什么,包括我姑姑也好,叔叔大爷在法院、检察院的,派出所、公安局的,我们家是公检法系统出身,谁也想不到最后我说了相声了。

  主持人:能不能这么理解,相声曲艺对孩子的教育功能可能有时候比规则、比法律更直接一点?

  郭德纲:这我觉得真是,咱们往前倒几百年,老百姓教育孩子就是说书唱戏得来的道理,女孩得学王宝钏酷暑寒窑等丈夫,男孩学关云长忠义无双,他所说很简单,但是最起码做人从根上来说,给你弄一个非常正能量的标准搁在这儿了,所以说传统艺术,我觉得在这方面功不可没。

  主持人:听您这么一说我对咱们传统艺术更有信心了!

  郭德纲:嗯。

  主持人:听说您最近在海外也有演出?

  郭德纲:海外是从这四五年一直有,因为之前一直是在国内演出,当时海外演出商都找来了,说到我们那儿去吧,那会也曾经犹豫过,在国内是各大城市,不管什么样的场合我都演过都没问题,那几年每年(都在)人民大会堂演出两会专场,去各地只要一出门就是体育馆,五千人八千人都这样,往体育馆都这样,但是国外当时没试过,后来到四五年前,我说咱们试一试吧,咱出去看一看眼界宽阔一些,从澳大利亚开始。

  主持人:最早是到澳大利亚?

  郭德纲:从澳大利亚,德国、欧洲各国、美国,包括东南亚,反正都转了一圈,这一转几年下来觉得也挺好,大批的海外华人在那儿看相声,感觉不一样,是另一种亲切,能听到家乡的声音,能看到中国土生土长的艺术,那种高兴,我印象中第一年我在澳大利亚演出,演出结束,因为国外体育演出场馆不像国内,国外说几点就是几点,老外实心眼,到那个点我说咱们必须要结束了,今天就到这儿了,台下观众站起来哇哇地哭。

  主持人:观众不答应?

  郭德纲:哭得泣不成声,没想到怎么会结束了,没想到这门艺术太让人震撼了。

  主持人:真是非常让人感动?

  郭德纲:是。

  主持人:这也是国外演出观众和国内演出观众的一个差别?

  郭德纲:是,听一回不容易,可能一年听一回,不像在家里,随时能过来。

  主持人:有老外听吗?

  郭德纲:也有,可能有学中文的,经常几千人里面也能混进来百十来个外国人,明白不明白也跟着乐。

  主持人:他们是什么样的?

  郭德纲:也跟着乐,我也不知道是听明白了,还是没听明白的,反正都挺开心。

  主持人:有意思的故事有吗?

  郭德纲:经常有。还有俩老外这个给那个讲,我寻思这俩人说得明白吗?但是挺好,也是挺高兴的事。

  主持人:总之不管是国内观众,海外华人,还是外国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欢乐?

  郭德纲:这也是这门艺术的魅力吧。

  主持人:听您讲了这么多您海外演出的故事,我也听说您最近在海外也遇到一件烦心事,是什么事情呢?您给大家讲一下吧?

  郭德纲:其实说句良心话,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舞台上,舞台下好多事我也不是太参与,我这个人好多人不了解我,都以为郭德钢是一个多么活泼的人,实际台下我是一个很木讷的人,我也没有什么社交,我也没有什么朋友,我也没有什么饭局,我也一年在外面跟人家吃饭过不去十回,唯一爱好就是看看书写写字,这是唯一的爱好。

  主持人:生活很单纯。

  郭德纲:对,好多事都得是别人告诉我,才会知道的,后来发生你说的事情,说有海外的新唐人电视台。

  主持人:法轮功的电视台。

  郭德纲:盗播了相声是《好好学习》,是吧?

  主持人:把您的相声未经您同意就播出了。

  郭德纲:不管怎么说,做艺按说不怕人听,但凡是有它的规矩和道理,这个不能够接受,也不能够允许,我的助理们跟我说这个事,我说这个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们要有我们自己的立场,我们自己要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不对的,该走什么程序走什么程序,一定把这个事给追查一下。之前他们还纳闷,好象从来没有在这方面这么较真。我说这不行,咱们得知道自己是谁,什么事情要有什么样的方法来处置,该怎么做怎么做,所以这个事在德云社来说非常的重视,有人说以前有谁随便录,我说那是两回事,但这个是不允许。

  主持人:它是一种明确侵权行为?

  郭德纲:是,这肯定是侵权行为。然后按程序走,发函,然后按部就班地办,我听说也有回音。

  主持人:我们很多海外的观众网友也告诉我们,看到您在《世界日报》上刊登了一个版权声明。

  郭德纲:半个版面都是我那张照片。

  主持人:嗯。

  郭德纲:还行,就是不老帅,对不起大伙。

  主持人:可能也是海外观众在非演出场合又见您一次。

  郭德纲:好吧。

  主持人:他们那种侵权盗播的行为,一定是在经济上和名誉上都给咱们德云社有不好的影响?

  郭德纲:这是肯定的,经济上我们也不知道有什么,但是名誉上这个不好听。我在台上一天到晚的说这些个什么反迷信、反邪教的,到最后我的节目能这么播,我觉得这不合适。

  主持人:尤其是法轮功媒体,总是打着一种自己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这种号子来欺骗咱们观众,所以更是应该遇到这种违法的情况,就站出来毫不留情的指出它?

  郭德纲:这是必须的,我们有自己的政治立场,我们知道我们是干嘛的,广大人民群众这么支持我们,而且我们在中国的土地上生存着、活着、说着相声,我们得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主持人:其实这个事情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海外观众对您的相声还是非常迫切的想听的。

  郭德纲:是,我老得去。

  主持人:对啊。

  郭德纲:分身乏术,好多地方都说随时来,但是你说国内还这么多事,有分社,北京就六个小剧场,再加上德云社本身也做影视拍摄、电视节目,所以说工作量太大,我尽量吧,尽量能多去就多去,能多演就多演,让大伙能听听相声这是好事。

  主持人:也让郭老师受累,然后满足我们海外网友对您的这种喜爱之情!

  郭德纲:我努力吧,谢谢大伙。

  主持人:您之前说咱们那些《跳大神》这样段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可能自己反而会遭到这些人的侵害?

  郭德纲:没想到这个,无孔不入是吧。

  主持人:遇到这个事的时候,对您以后要创作新的相声,会不会有一些启发?

  郭德纲:这是可以的,合适的时候其实类似这种节目,那天我还跟他们说,我真是我可以推出整场节目都是这个内容都是可以的,也不是不行,因为我们也是人才济济,各种人都有。

  主持人:好期待!

  郭德纲:合适的时候,我们可以搞一台合适的节目。

  主持人:可能也是我们广大网友非常期待的一件事情。

  郭德纲:我努力吧,好吧。

  主持人:最后,您今年年底春节期间演出会很多吗?

  郭德纲:演出挺多的,排得差不多了,现在算了算没有休息时间了。

  主持人:有没有什么新的创意或者说是惊喜,能提前透露给广大网友。

  郭德纲:每场都应该有不一样的变化,包括我们新的一些节目,以及之前翻新的好多作品,在陆续后面有几场演出都有体现。我觉得留个神秘吧,让大伙现场看一看吧。

  主持人:好吧,让大家期待一下。节目最后也感谢您能接受凯风网的采访,非常感谢您能在面对这种违法行为的时候勇敢地站出来,也代表我们网友衷心地祝您今年演出成功,一切顺利。

  郭德纲:谢谢,我努力。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