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访谈 > 古巫咸国

古巫咸国

分享到:
0
下载
更多>

往期回顾

  它在崇山峻岭之间沉睡了千年。 

  玄机四伏的历史缝隙,

  迷雾重重的历史片段,

  散落着怎样的巫咸国文明。

  又尘封着怎样的历史真相?

  风沙沉寂后,巫溪听见了吗?

  曼妙无比的巫师乐音……

  长期以来,人们认为华夏文明是黄河流域诞生发源的。因此,长江中上游地区春秋之前存在的几个国家,就难以有详细的资料。巫咸国就是这样一个身处三峡地区、几乎被遗忘的古国。走进古巫咸国,走进一个曾经辉煌而又神秘的传奇!

  沿长江支流大宁河溯流而上,山川秀美,风景旖旎,我们来到了古巫咸国的所在地,重庆市巫溪县宁厂古镇,在古镇一带除植被稀疏外,山峰像刀劈斧凿般巍峨险峻,谷深狭窄,幽暗逼人。走进街道,我们看见一群人正围着一栋木房子在举行什么仪式?

  【采访】金忠永(宁厂古镇百姓):

  这就是我们刚建起,整修的一座房子,我们这里在建房中,要举行一次“退煞”仪式,在举行仪式的时候,要杀鸡敬老爷,要在梁上抛洒五谷盐茶,这就是我们的巫术仪式。

  很难想象,在现代文明发展如此迅速的今天,大山深处的古老小镇里面,还有人为了整修一栋房子而大动干戈,还流传有如此原始的巫术仪式。

  【采访】黄启友(宁厂古镇百姓):

  我们巫溪建房,从历史,一般都是建的土木结构的房子,那都是很讲究的,在建房子的时候,每一个环节,比如说,从动工,上梁、包括这个安大门,必须先问卦,选好黄道吉日,请能说会讲的匠工师傅,或者土工师傅,上门来专门说风水话,说好话,用来求福保平安。

  听了村民的讲述,其实我们也不难理解,烧香拜佛、祈福保平安是中华文明流传至今一直有的风俗。只不过,这里的人们把这种习俗完全融入到了生活的各个细节之中。那为何这里的人们会如此相信这些呢?

  【嘉宾】江碧波(著名艺术家、重庆远古巫文化研究会创办人):

  我们现在看见民间的很多那个关于巫师的表演,要杀鸡,祭点血,或者是祭点腊肉,还有洒米,五谷丰登等等,这些都是民间现在他们有一些传统的,或者是老祖先,我们远古遗留下来的一种祭拜的方法。

  江老师口中所说的祭拜方法,是从远古时期遗留下来的,那就是有着几千的历史进程。而从我们翻阅史书了解的巫咸国历史,也是从上古时期开始的,两者之间有着怎样的密切联系?穿越千年,我们似乎看见了古巫咸国的文明历程。

  【嘉宾】管维良(重庆师范大学教授、重庆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

  谈到这个上古的历史,那个有文献记载,记载得最多,而且最确切的那就是巫咸国,上古时候的国不能和后来国的概念相同。那实际上是一个部落,甚至,再扩大一点,就是一个部落联盟。还有,它不用国这个字,它就用,比如巫咸,就用巫咸这两个字,它的意义有可能就是当时部落联盟,部落首领,当时的首领往往还兼任巫师,所以,说到巫咸,他有可能就是一个巫师,巫师他还有一个职责,通神。

  【嘉宾】江碧波(著名艺术家、重庆远古巫文化研究会创办人):

  在古代,山海经里面记载的十大巫师里面的最重要的一个巫,就叫巫咸。

  翻阅古籍《山海经》,巫咸国在女丑尸的北边,他们右手握着一条青蛇,左手握着一条红蛇,常常从登葆山上到天庭,把人民的意愿传达给天帝,随后又从那里下来向人民转达天帝的意旨。还在一座叫灵山的地方,巫咸、巫即、巫朌、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等十个巫师,可以从这座山到达天上,还可以从这座山下到人世间,而且各种各样的药物也生长在这里。

  在山海经里面记载的十大巫师,对于我们的远古人来说,就是远古最全能的智者,最聪明的人。能够把天帝沟通起来的人。

  原始先民对这些巫师自身能力的一种认可, 使得巫师成了他们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中谋求生存和发展的精神支柱。

  【嘉宾】江碧波(著名艺术家、重庆远古巫文化研究会创办人):

  人类除了在寻求他的这个食物,身体本身的一种维持生命需要的同时,产生了一种精神的一种需求,一种追求,对大自然的一切都有很多的一种疑问,那么在这个思维的过程当中,他这个在不理解或是理解不深的时候,就发挥了他们的想象,这种想象就觉得这个自然界的一切都是有灵性的。这就是一种中国神话神源的启始。

  巫术活动和巫术心理成为氏族的共同文化活动和文化心理之后,氏族里便出现了代表群体共同利益和共同需要而主持巫术活动的巫。而精通天文、地理、医学、术数的“巫”的这些技能被人们所崇拜,渐渐地就形成了“巫文化”。巫师作为巫咸国智者身份的存在,对“巫”的形成及“巫文化“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推动力量。

  【嘉宾】管维良(重庆师范大学教授、重庆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

  对于巫来讲,他还具有巫医的角色,这个医生的角色,关于人们关于对医并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完全绝对的迷信,神农尝百草,大家都知道,首先他就是医,但神农本身也是巫,本身也是华夏集团,上古时期的一个首领,他为什么尝百草,他就为了救老百姓,这就具有巫医的角色,还有,就是巫咸国所在,他们另外还有一种药,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可以提炼水银的,硫化汞,就是朱砂,后来的文献记载,朱砂有很多种药效,关于这种药效也是他们,也就是我们巫师们早就掌握到了,因此他就扮演巫医的角色,所以你不能认为好像除了跳大神之外,好想他就没有第二种解除人们病痛的手段了,不能这样说,所以现在来看,他作为一个巫,他首先是一个国家,是首领,然后是这个巫师,然后是巫医。当然,他还有很多角色,比如说他们掌握了文字,只有他们掌握了文字,甲骨文,商代的甲骨文,它就是巫师掌握的。

  翻阅先秦古籍,我们不难发现,巫作为一种异常复杂的社会文化现象,早在商代,就有了“巫”在日常生活中的相关记载。《礼记·表记》载:“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殷商时期的占卜活动非常频繁, 凡祭祀、战争、收成、宴会等都要进行占卜,可谓是占卜成风。殷墟出土的甲骨记载着关于各种大小活动的占卜就是最好的明证。

  商纣王给人的印象都不好,是一个昏君,他渐渐发现这个占卜是个假货。你巫师来解释,我今天打鬼方你说打,我占卜了,这个占卜的裂纹从南方指,就说不行不行不能打不能打,这个指针往南方指,他一会解释,这个指针往南方指过,该打该打,他说不能去南方,他指这里,原来是你们自己在说,后来发现这个诀窍,不要你们占卜了,他自己占卜,他想打,我就自己解释,这个指针就是指的这个方向,就该这样打。所以他掌握这个后,他就自己占卜了。

  深入史料研究,我们还发现整个夏商周时期,就是巫文化的一个高潮期。商王作为群巫之长,经常主持占卜和祭祀活动。周代沿袭商制,虽然崇尚礼制,强调人的作用,但是鬼神观念还是很浓厚的,也就是说巫在周代依然占有重要的地位。作为原始宗教的巫,史料中还记载,除了普遍存在于先秦我国各民族之中,各民族之间不无差别。而先秦的巫,又以楚国最为盛行,在屈原的诗歌中就有所体现。

  【嘉宾】江碧波(著名艺术家、重庆远古巫文化研究会创办人):

  华采兮,衣兮若英;烂昭昭兮未央,这个云中君就下来了,人神同位,在这种梦幻的灿烂的那种状态里面,下面是我们的巫师,因为我们的巫师实际上很多时候,特别是在母系社会的时间,她们女性额很多,有很多女巫,她们就是和神谈恋爱,就请他们下来,当然也有男性的巫。都是很纯洁的一种关系。看看我们九歌里面,他把很多人当做神了,湘夫人是人吧,山鬼就是山上游荡的人就成了神了,那个女孩想念她的情人,她就成天都在盼望她的情人能够来到她的身边出现。然后还有太阳,太阳神,有云中君,有何伯,他们通过屈原这么一唱,这么一下凡,然后和那些巫师们谈恋爱,难舍难分的这样。而且,屈原的九歌里面,他还表达了很重要的一种成分,他就是唱他自己,他自己德性很高,这个愿意付出,愿意贡献,对吧,他唱了很多,他心里面有些压抑,他就是在倾诉,跟神倾诉,他把神看得跟他,并不是神高于他,而有些时候说得自己也很了不起,很有自信心。

  屈原流放后为人们祭祀所写的诗歌,诗歌中那些绚丽的梦幻色彩,也正是从楚巫文化那里汲取的养料。屈原吸收了以巫咸国为核心流传下来的上古巫术神话及民俗文化后,进行创作改编表达自己思想的一种形式。这种以一个人的苦难为灵魂的浪漫诗歌,在《楚辞》诞生以前并没有先例。这种由巫而史的发展中,屈原不是先行者,而是收获者。

  了解了中国古代巫的盛行后,再去翻阅世界其他国家的历史记载,我们发现在那个原始社会的蒙昧时代, 巫普遍存在于古代社会各民族、各国家中。世界上凡是经历了从蒙昧到野蛮、从野蛮到文明的历史发展过程的民族,都不同程度地盛行过巫,也都受到过巫文化的洗礼。

  原始文化的启蒙都带有很强的很神秘的色彩,就是一种探索,一种惊奇,一种发现,但是每一个民族,它由于他的地理,环境,他的生产的发展的状态,他的生活方式不一样,他都有他的原始文化的各自不同的特征。但是那个巫字是我们中国自己创造的,我们对人在天地之间的一种理解,创造出了我们巫文化这样一种说法一个含义。

  “巫“就成为中国上古时期一个国家的政治和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影响着一个国家的命脉。这样,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巫”在巫咸国的重要地位了,那作为另一个立国基础的“咸“又作何解释呢?

  【嘉宾】江碧波(著名艺术家、重庆远古巫文化研究会创办人):

  山海经里面记载了就说很美好的地方,甚至叫远古人类的极乐世界,在当代学者研究起来,东方有一个类似于西方的伊甸园的这样的一个地方,这里的人啊,生活得衣食无忧,你不需要种地,你有稻谷,你不需要去织衣被,你有兽皮,有衣穿,这些总的来说,动物和人生活在一起也是非常和谐其乐无穷的。

  我们的疑问正是从这里展开。在远古时代,哪来不耕作不狩猎却能过得如此逍遥的地方?

  【嘉宾】管维良(重庆师范大学教授、重庆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

  在这个三峡地区,人类发展的链条可以说一直没有中断,从200万年一直到12000年,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为什么人会集中在这里,这可能就和巫山,巫山的盐泉有关系。巫山的盐泉有三处,最主要的一处就是巫溪的宝源山盐泉。

  给巫咸国带来活力的并非耕地,而是盐。《巫溪县志》日:“以`巫咸’名国,这个`咸’就与`盐’有关。”咸在古代是用来表示食盐的。巫溪盐泉在古时候被额外称为`咸泉’。巫溪咸泉所出的登葆山,就是巫咸国首会所在地, 由此看来,巫盐开发始于巫咸国。

  巫咸来说,并不是说巫咸这个人活了好多百年,这只能说这个部落一直存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文献记载在黄帝的时候打仗,他作为巫师,在帝尧的时候,做过巫医。

  通过管老师的讲解,我们查阅史料,在书中的确发现了关于巫咸的这段记载。我们还发现《路史·后纪三》记载:“神农使巫咸主巫”。说明巫咸是神农时的人,我们可以推断出,巫咸国的存在应是距今5000年前,所谓“巫咸国”,是一个拥有宝源盐泉的原始部落,其首领亦因此称为巫咸,同时他们又是一群巫师,是酋长兼巫师之类的人物,而且还是一批掌握了“不死药”的神医,因此又是神巫兼神医式的人物,可谓身兼数值。

  【嘉宾】江碧波(著名艺术家、重庆远古巫文化研究会创办人):

  由于巫师们他们很喜欢到盐泉,到巫咸国来聚会。在我们的大陆地方有这样的一个出盐的地方,那是很珍贵的,所有周围的原始居民就要到这里来享受一点这个盐的百味,盐生百味,所以这里也成为人们需求的一个交换之地。

  这支部落因盐启蒙,因盐泉而兴盛壮大。控制宝源山盐泉的巫咸人民并不善驾舟揖,他们除制作了大量泉盐自给之外,还需用盐进行交换,以获得各项生活必须品。这就为善架舟揖的巴人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机会。

  【嘉宾】管维良(重庆师范大学教授、重庆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

  山海经关于巴族最早记载的几句话,第一西南有巴国,那时商代的西南,就指我们四川这一带,太皞生咸鸟,咸鸟,关于这个问题,任乃强先生他解释了,咸鸟就是运盐之鸟,想象看,人们划着那个划子,那个浆就像两个翅膀一样在扇动,我觉得这个解释是对的,就是说巴人帮着运盐,帮哪个运盐呢,就帮巫咸运盐,后来巴人觉得,我凭什么要帮你运盐,我自己运我自己买的盐来卖不行吗,我自己贩盐不行嘛。因此,他们就在那个宝源山那里,我买,我就在你那里买你的盐卤,盐水,自己拿回来熬,熬成盐,而这个熬盐,老头老太婆小孩都可以干,老年人烧火,小孩在外面看着,捡柴,整个部落他都可以用,都可以动员起来了,能够煮盐的煮盐,年轻人找点人就去贩盐,巴人就这样起来了。

  此时,巴靠着巫咸国贩盐,摇身从一个无名小氏族,变成一个从事煮盐、运盐、贩盐的经济实力者,有名有姓,自称为“巴”的部落,他们渐渐也得到巫山诸部的认同。随着宝源山对盐的生产不断发展壮大,巫咸国也成为华夏大地上率先富起来的一方宝地和重要的经济中心。

  大巫山地区可谓“人丁兴旺”,而盐泉资源却是有限的,争卤争盐的现象不可避免的会发生。原始社会民主平等的情况已成为过去,部落之间和平相处已为侵凌、掠夺所代替。此时的巫咸国虽在经济与军事上得到了发展,也依旧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

  【嘉宾】管维良(重庆师范大学教授、重庆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

  从现在文献记载,巫咸国是到了商代中期,商代晚期,庸是商代的诸侯国里面最强大的一个,所以在中期到晚期也莫过于两三百年,估计就在这段时间里面庸灭掉了巫咸国,掌握了盐泉,占领了巫咸原来的整个地方,他迅速发展,迅速地扩张起来,所以他参加武王伐纣。

  管老师认为,庸国灭巫咸,占有宝源山盐泉,拥有泉盐的庸国国力更加强盛,在商朝末年各周边附庸中,最强大的就数庸国。故周国从太王古公宜父起,便着意拉拢庸国,使之成为周国的重要羽翼,事情果然朝有利于周的方向发展,当武王姬发率八百诸候伐纣,在牧野誓师时,周的八大与国中,庸国居第一位,也是八百诸候的第一位,这决非浪得虚名,而是实力比较结果。

  根据管老师的解释,我们查阅相关史料,没有找到关于巫咸国灭亡的确切记载。我们只发现在楚庄王即位三年,楚联秦巴之师灭庸,庸灭亡后,巴国得到了最大的利益,巫咸国宝源山一带的盐泉落到了巴国手里,成为新的食盐垄断者。国力强盛的巴人得到盐泉后,为了保证出产的食盐大量、及时地销往外地,就在两岸的悬崖上修造了长长的栈道。既提高了效率,又安全、可靠,盐业的高速发展铸就了巴国历史上最光辉的时刻。盛极一时的巴国在享受了因盐带来的丰实富余之后,紧接着又因盐而引来了楚、秦相争。巴国由此遭至战祸,直到最后灭亡。到秦汉统一后,这个以巫文化为母体的族群文化,又开始融入了华夏文化共同体,巫文化因此成为托起华夏文明的伟大巨石之一。

  【嘉宾】江碧波(著名艺术家、重庆远古巫文化研究会创办人):

  巫文化,把它看成是一个简单的神秘文化,甚至是装神弄鬼啊,这是错误的。它是健康的,它是优秀的,首先它是尽孝,他要崇尚祖宗。

  巫文化,它是一种,我们中华文明优秀的一种文化基因,一种胚胎,它这里面包含了很深厚的生命力,很强劲的生命力,巫文化里面有很强的包容精神,和谐精神,甚至跟天地和谐的精神就叫天人合一。

  因盐泉而兴的巫咸国日薄西山,在这之后长达几千年的历史变迁中,虽然不断地战乱四起,政权更迭,但是无论如何改朝换代,曾经的巫咸国所在地的人们一直从事着与制盐熬盐有关的行当。上世纪80年代末宁厂制盐业日渐式微,1996年,随着最后一缕炉火的熄灭,千年繁华的宁厂古镇从此隐身萧瑟冷风中,只剩残影孤灯诉说着经年的往事……

  巫的时代已经远去,但即便是今天生活在城市里的我们,也能在生活中随时找到它的痕迹……

  【嘉宾】江碧波(著名艺术家、重庆远古巫文化研究会创办人):

  人的发音最早就是一个“巫”字,一个“呜”的发声,那么这个巫字呢在形成一个字体的时候呢,它就体现了一种远古人类对天的崇拜,对地的一种尊重,然后呢就是我们的最智慧的人,最成功的人,他们就有能力把天地的灵气给联系起来,于是乎这个巫字呢就上一横是天,下一横是地,然后这个人呢是连接天地之间的一种精灵。

  巫咸国用智慧神性的笔,上书一横天,下书一横地,男人和女人并肩分站两边,用他们坚挺的脊梁撑出顶天立地的那一竖!留下了“巫”字。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