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访谈 > 苦难与智慧

苦难与智慧

分享到:
0
下载
更多>

往期回顾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身边这位官大姐曾经有过让人羡慕的职业和家庭,因为痴迷法轮功,失去了曾经的美好。今天她终于清醒过来了,她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那些至今还痴迷于法轮功的人,迷途知返,及早走出邪教深渊。好,下面让我们共同走进她的心路历程,听听她的曾经的苦楚与反思。

主持人:您好,官大姐。先向观众朋友们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官雨静:大家好,我姓官,大家都管我叫官大姐。我以前在省直某机关工作,丈夫是银行职员,生有一个儿子,曾经有过让人羡慕的工作和美满的幸福家庭,都因为我修练法轮功而支离破碎。回想起这一切,我心如刀绞,我痛恨我自己,更痛恨让我失去这一切的法轮功,我要用自己曾经的迷失和今日的醒悟,警醒往日的“功友”,别再修练法轮功了,相信法轮功害人又害已。

主持人:你的家境、事业都很好,怎么会去练法轮功呢?

官雨静:我的事业和家庭都很好,唯一的不足就是我身体不太好,30多岁时,我就得了内分泌失调症,易于急躁,睡眠不好,所以我一直在寻求一条健康的路,期间也练过多种气功,那时间有个同事就向我推介法轮功,说练这种功效果好,我自己也急于求成,在她的带动下就接触上了法轮功。

旁  白:大家的生活现在都好过了,强身健体也就自然成了人们生活的新追求,邪教多利用人们对健康生活的渴望,以强身健体为噱头诱人上当,接下来我们继续听听官大姐的讲述。

官雨静:法轮功打着气功的旗号,有很强的迷惑性。起初教你练功走步,练着练着就变成了“学法”打坐。它还要信徒(习练者)看它的书,看它的碟片,学它的邪说,还要求每天不停地学、不停地练,只能看它的《转法轮》,不能看别的书。最诱人的是冠冕堂皇的“真、善、忍”,说起来挺动听,看起来挺美好。哇,又能炼功,又学做好人,有多好啊!当时我还真以为找到了一个“高德大法”,所以就沉迷其中了。说起来,真让人伤心。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把李洪志当作“神”,家里供上李洪志的画像,每天对着法轮功的碟片练功,一天要练上十几个小时,从早到晚都这样重复做着这些单调而频繁的动作。每次拿到李洪志的新“经文”、音像资料等,我都如获重宝,有时候不说不动连续打坐三、四个小时。家里的人以为我精神出了问题,劝我别练法轮功了,还叫来姑姑、姐姐等亲戚劝说我别练了,可是当时我象中了邪一样,怎么劝也听不进。想在回过头来想,那就是练功练得走火入魔了。李洪志说,生病不用看医生,不要吃药,练功就会好!怎么可能?练功以后,我像变了一个人,家人告诉我,那时候,我目光呆滞,时常走神,而且自言自语,上班也不正常。不吃药,不去医院,病怎么可能会好?

主持人:李洪志说“一人练功,全家受益”,那么,你练功给家庭带来些什么?

官雨静:那时候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练功上,父母的生活起居不闻不问,上小学的孩子也推给老公去管。我特别想说,练法轮功不是“一人练功,全家受益”,而是“一人练功,全家遭殃”。我老公早说过,说我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你会完蛋,家里也会跟着完蛋!结果不幸被言中,练功给我和我的家人带来的全是不幸,真得是家破人亡。第一,家散了。因为听信李洪志的练功要“去亲情”,我一直用“功会让全家受益”来拒绝老公的反复劝说,老公看我无药可救,与我离了婚,我还暗自高兴,认为离了婚更好,少了一个干扰修练的人。家是一步一步被我给拆散的,不怪别人。第二,父亲没了。父亲在世时,对我苦苦相劝说“你要懂法守法”,“你这样没日没夜的练,对自己对家人没任何好处”,我说“‘护法’是最大的‘法’”,用各种抵触激怒他,最终导致父亲心脏病发作,带着痛苦和愤恨撒手而去。父亲是让我给活活气死的。第三,孩子受创伤。因为有了我这个练功的妈妈,孩子上学怕遭同学数落,苦苦哀求我别再练功。我不但不为所动,反而冷眼相视。因为我练功无心照顾到孩子,担误了他的学业,没能考上高中。一次无意中我看到孩子的网名竟然是“心沉的海”,那时他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练功不仅误了孩子一生,还伤害到他幼小的心灵,想想我这个母亲也真是太绝情了!再是,母亲因我得重病。母亲在父亲离世、女儿误入邪途的双重打击下,几乎崩溃,四次住院抢救,做了心脏搭桥术,虽然从死神手里救了回来,却还要拖着病体来照看我。我真是一个不忠不孝的罪人,人都没做好,还妄想成仙成佛。邪教对社会的危害和对家人摧残,我算是深深领受了!

旁  白:“一人练功,全家遭殃”,官大姐修练法轮功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听起来让人觉得特别难过!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亲人的离失、家庭的离散和孩子的失落。

官雨静:更糊涂的是为了修练法轮功,我把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了购买法轮功的书籍、光盘、材料、印刷和播放设备上,法轮功的书籍几十本、上百本的买,不仅自己用,还分送给其他“功友”,到后来连股票都卖掉捐出去了。说是耗尽家财,一点都不过分。因为法轮功是这样宣传的,你的钱就是大家的钱。这些钱嘛,就是救度众生,你捐的越多,福报也越大。钱也都汇到了李洪志指定的户头上,每月我还拿出四、五百元钱,用于散发法轮功的传单。真是应了那句话“自己被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回想当初,真得好后悔!造成这样的结果,我真得很内疚。
法轮功里面有一点很可怕的东西,就是它会让你觉得你很有用,你很伟大,让你非常有成就感,自已高看自己。在家里我就觉得是上了层次的人,高人一等,与别人不一样,甚至比父母更高大,所以对亲人的眼泪啊,苦口婆心的劝说呀,对自己的孩子啊,变得视而不见,对家产钱财也看得很轻,心就变得非常硬、非常冷。就是被法轮功洗脑和精神控制了。

主持人:俗话说“恶梦醒来是早晨”,现在你是怎么看待法轮功的?

官雨静:法轮功打着气功的旗号,又披着佛教的外衣,容易让人上当受骗。其实,法轮功给我们的都是馅饼。所谓的白日飞升,所谓的圆满,所谓的法轮,与佛教中的说法一比,根本就不是一回事,都是谎言。比如佛经里根本没有男佛女佛之分,李洪志却说有男佛女佛,佛教里讲的“三界”,是指“欲界、色界、无色界”,李洪志根本不懂,把“三界”说成“天上、地上、地下”,李洪志画了一个很大的饼,说他是“宇宙最大主佛”,“主佛”连佛教的常识都搞不清楚,分明就是个“假佛”。李洪志最能糊弄人的东西就是“真、善、忍”。我就是被他的“真、善、忍”所蒙敝,又是从他的不真、不善、不忍的比较中慢慢醒悟过来。李洪志的“圆满”是最大谎言,最初欺骗信众说几年就能“圆满”,后又变成十年、二十年,无穷期的“圆满”,我们真的是被骗了还蒙在鼓里;又如“活摘器官”谣言,李洪志的本意是想利用这个谣言,制造法轮功“受迫害”假相,抹黑中国政府,结果中外媒体到实地澄清了事实,谎言不攻自破。李洪志为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制造的谎言太多了,满口说假话的人,能有“真”吗?再看李洪志的“善”。讲假话骗人,以洗脑害人,绝非善人。被李洪志歪理邪说害死的信众不计其数,有的上吊、有的跳楼、有的投河、有的自焚,还有杀人的,真是罄竹难书。还有李洪志用骗信众的钱,在美国购买了十几处房产,价值达近千万美元,就我自己来讲,几乎都被骗光了家产。这种无赖加骗子,能有“善”可言吗?再说李洪志的“忍”。忍的本意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原来我对法轮功的“忍”还津津乐道,以为这是美德的一个方面,但其背后的那种不可告人的东西真很可怕。后来,李洪志不断鼓动信徒“走出来”、“讲真相”,挑起事端,制造动乱,包括我自己也按照李洪志的“经文”参与其中,四处散发传单,结果受伤的是民众,危害的是社会。你说这是“忍”吗?法轮功就是害群之马,从来就没有什么“忍”可言。

主持人:现在你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中,你想对亲人说些什么吗?

官雨静:当初,我觉得修练法轮牺牲自己和家人,为的是救更多的人,换来的也应是“福报”。可没想“福报”没来,带来的都是“灾难”。我最对不起的是我的父亲。父亲是让我给活活气死的,我最想对九泉之下的父亲说,女儿是不孝之子,生前您一直规劝我远离法轮功,可我当初就是听不进去,您是带着对女儿的失望和对法轮功的愤恨走的。今天唯一能告慰您的就是女儿已经与法轮功彻底决裂了,以后我会好好地孝顺母亲,尽人子之孝。在父亲的遗像前,我真的是长跪不起,泣诉我迟来的忏悔。习练法轮功期间,我对母亲也如同陌路人,因为母亲唠唠叨叨的劝阻,也少不了对母亲的斥责与不孝,现在我要带着一颗忏悔赎罪的心,给老母亲尽孝,以赎二十年来的不孝之过;我更要倾已所力,还儿子一份深爱,因为练功,在他上小学三年级的时侯,我就对他不闻不问,曾经失去和错过的,如今再也无法挽回,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让儿子能重新得到母爱的温暖。

主持人:你痴迷于法轮功那么长的时间,现在回到正常生活中,对你曾经的“功友”和至今仍痴迷于邪教中的人,你想说些什么?

官雨静:我从1997年开始,深陷法轮功十多年。从苦难中解脱出来,让我感到一生的轻松。我十分珍惜如今脱胎换骨似的转变。回到亲人怀抱,我生活正常了,亲戚朋友对我很好,也有了自己一份工作,儿子也正在筹办婚事,那份失去的天伦之乐又回到了身边。比起练功的那些年,我身体也好多了,有点感冒发烧什么的小毛病,去社区医院开点药吃一下也就好了。再也不会相信什么,不吃药、不看医生,练功治百病这些谎言了。过去的“同修”,曾经大都是善良的人。一些人对佛教有情结,一些人基于强身健体,只是被法轮功的甜言蜜语所迷惑。法轮功最大的危害在于,它能把一个正常思维的人变成完全不正常了,就像吸毒一样精神被控制,如同一碗“色香味”俱全的汤面,被偷偷地滴上几滴砒霜,就足以让你致死。现在我成为了一名反邪教志愿者,我愿把自己的苦难经历和邪教的真相,告诉还在迷途上的那些“同修”以及还身陷在邪教泥潭中的人,不要重蹈我过去愚不可及的老路,及早醒悟,回归到社会的正常生活中来,这才是人间正道。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