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访谈 > 悔恨

悔恨

分享到:
0
下载
更多>

往期回顾

  加入

  “全能神”的传播工作非常隐密,“全能神”在传播时,往往以摸底、铺路、见证、大家浇灌为传播的主要步骤。追随者往往由于缺乏必要的分辨能力,误入歧途。

  何小兵:2013年4、5月份,两个老太婆来发传单的时候,接触了之后去信了“全能神”。

  周永玉:我擦皮鞋的时候遇到一个老太婆,她给我说信了神之后能保佑不生病,有病信了神之后也能保平安,你不会生病,一家人也不会生病,我一听了这个话当然,信了神之后能保平安的话那多好,那也不花钱去治病。

  刘仁菊:好像2000年,我们那个邻居,我为啥子这么执着,2000年下半年冬天过年之前,他说保你明年都不会去输液了,结果第二年热天就没有去输液了,后来就开始这样信了,所以2006年他们又来传我,我给他们说我信基督一身的病好了,他说如果你病好了还得继续信起走,神做了新的工作,就这样走的这条路。

  李富莲:他说你不出来你看汶川地震,这次汶川地震死好多人,都是没信神的,没有神的保守(护)都死了,信了神的都存活下来了,这样一听,就这样跟着他出来。

  田茂芳:我后面问带我们的人,他传我的时候怎么,这么久才把你们喊来啊,他说你是外邦人(外人),他害怕你是探子,他说她还是要把你摸实在了,觉得你这个人可信了,他才敢把另外的人带起来。

  刘仁菊:庭教会的他还是要知根知底的,像打比方说我们人熟对你很了解才传,对你不了解还不传,是这样的。

  田茂芳:到了半年的时候他就喊了两个姊妹来,一个五十几岁,一个二十几岁,喊起来的时候他说我就把你介绍给他们,他们来带你,他说我就交差了”。

  刘仁菊:他就说是一位基督,因为圣经启示录里面说,里面有个“全能神”,叫“羔羊展开的书卷”,结果他们发的那个小书卷,就写的是“羔羊展开的书卷”。

  周永玉:他说他是耶稣的再来重返肉身,他比耶稣还要得行(厉害)些,还要保得到你不生病,结果那个老太婆就让我,把电话号码拿给她,拿给她之后她就把电话号码拿给了刘仁菊,刘仁菊就打电话来找我,就这样一步步的,加入到这个“全能神”里面。

  吃喝神话

  “全能神”大搞活人崇拜,将其邪教教义视为“神的话”,称其学习“教义”为“吃喝神话”,以洗脑的方式灌输给他们的追随者。全能神吃喝神话的聚会地点时常变更,由内部人士单线联系,随时通知。在“全能神”的聚会中,除“吃喝神话”,也颂唱赞美诗,他们称之为“跟随着羔羊唱新歌”,所谓“新歌”歌词大多摘自他们的“经典”,如《话在肉身显现》等,而曲调大都是国内曾经或者正在流行的歌曲曲调。为了进一步制约追随者,对其进行精神和行为控制,除洗脑之外,他们又处心积虑地建立了严密的组织体系,并制定了严格的规章制度。

  刘仁菊:就是读神话书就叫“吃喝神话”,他不准说读书要说“吃喝神话”,叫“吃喝”。

  周永玉:擦皮鞋遇到的那个老太婆,她只给了一本薄薄的书,有这样大点,这样薄一本书给我看了的。

  李富莲:就是给我讲的“补意向”,补的第一部“律法时代”,第二部“恩典时代”,第三部“国度时代”,他说现在就是做的“国度时代”。

  田茂芳:聚了两个月的会之后,那个带领突然跑过来,她说我们把书,不是拿了“小诗歌本”、“羔羊展开的书卷”,结果他来收起走,她说不在你这里聚会了,撤了,我说怎么回事啊,他们都不来了啊,他说不来了,因为我们那时候在七星岗住,他说小什字那边“出环境”(出事)了带领要讲这些,比如说他说哪里出了啥子事,是遭到神的击杀,我说真的啊,那好吓人哦也是一个信“全能神”的母亲,她的儿子要去报公安局,出去骑着自行车(还是摩托车),就遭到神击杀了,车上的钢筋从他的肚皮穿过去,他说看嘛这就是遭击杀了”。

  刘仁菊:我们里面有传“福音”的,有搞“事务”的,有搞“浇灌”的,“浇灌”就是去带新人,给他们读“神话”  讲解“神话”,我晓得的就这几项。

  周永玉:我把电话号码拿给他之后就看不到他了,我们也想得很简单没想到他是这种,还把它当作真的(那个时候)。

  何小兵:就像你是来负责我们这种的,我是不知道你的姓名,也不知道你的年龄,也不知道你具体的住址,更不要说你的住处,这些都不能知道。

  田茂芳:我们信的时候,他们喊我不该问的不问,你知道多了不好,反正喊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起誓

  然而,“全能神”的组织者不仅大搞活人崇拜,还强行要求追随者立下毒誓,对其进行精神控制。

  周永玉:他说你把电话号码拿给我,你就要给“全能神”做点事,他说我把电话号码拿给那个阿姨,他说那个阿姨到时候来找你,她叫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他说你们两姊妹就在这里起个誓,我又不懂啥子叫起誓,我又不晓得怎么起誓,他说我说一句你说一句他说:“全能神”我愿意相信你,愿你保佑我一家人平安,不生病,我不得反悔,如果反悔的话,你就咒诅我重病缠身(下不了床)生不如死或者被车子撞死,就是这样起的誓,起了誓才把电话号码拿给他的”

  刘仁菊:如果出了啥子问题我出卖了“全能神”,以前的病要复发或者遭遇车祸不幸,或者其他。

  田茂芳:我们就起誓啥,我们保证要信“全能神”,如果不信了的话出门要被车子撞死或者患癌症,还要起毒点儿,就这样起的这个誓。

  李富莲:如果你要离开教会的话,就要遭到神的惩罚,被车子撞死,爆肚子死,就起了那个誓,所以后头我想离开的时候都不敢离开,因为就是起了那个誓。

  刘仁菊:招远事件过后想过的(离开),但是因为在神面前起了誓的,又没得那个勇气,不敢,不敢说出来,开除了就是遭神咒诅了的人,以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我们哪个都想把自己的本分尽好,都不想有那种下场,你信神的目的就是想好。

  尽本分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全能神”不仅要求其追随者无条件地尊奉他,还要求其追随者侍奉钱财和其他,“全能神”称为尽本分。

  刘仁菊:行善就是传“福音”是行善,在里面“尽本分”是“预备善行”。

  周永玉:刘仁菊就喊我去送东西,他说你要信神的话,你就要做点儿事情,神才会保佑你。

  刘仁菊:2011年4月份让我去正式接受“托付”“尽本分”,在神面前“尽本分”是“预备善行”,还有就是有钱出钱,没钱的出力,我出了钱的,之前我没有钱,2010年我们开发了之后。2011年下半年领了过渡费,我缴了点钱,因为我说我信神这么多年了,我们那事务长说我,尽的这个“本分”是最轻松的,给我们说要多“预备善行”要预备足够的善行,我没有善行,我以前没有钱,现在国家给了我钱,我拿了一万块钱出来,那是背到丈夫拿的。

  田茂芳:他说要“尽本分”我说啥子叫“本分”,他说反正你信了(神)你就要“尽本分”,你搞“接待 ”传“福音”或者出去“讲道”。

  何小兵:又过了几个月,他们就来问我,他说你信神了,你至少要为人家做点事情。你去(买东西),价格他们都是了解好了的,拿多少钱你去买多少东西,买了拿去给他们就可以了。

  教会事务

  “全能神”在其传播过程中,宣传是他们非常重要的事务。“全能神”一直非常注重藉着文字资料进行宣传,同时也很注重借助新型数据载体进行宣传。“全能神”很明确地规定了一切事务必须绝对听从大祭司赵维山。

  刘仁菊:2011年过后了,隔三差五的,十天半月的,我们才碰一次头聚一次会,李富莲给我们“交通”(聚会、交流),一般都是大家都在一起唱歌,聚到一起,两三个人,最多三四个人,唱了歌,读两段“神话”,谈一下你“尽本分”的事情,谈了之后就散了就走了。

  何小兵:有时半个月有时十天时间,这个都不一定。

  李富莲:2011年的时候,他们就喊我到重庆事务组来,他说去配合刘仁菊搞“事务”工作,我想“事务”工作隔我家又近,离我家又近我就说那就“尽本分”,反正信神都要“尽本分”,就和刘仁菊配合,上面喊买机子,MP3、MP4,在2012年选区(“全能神”的某一级组织)事务长,由事务组里面的点上面选,结果他们就选的我是事务长,然后上面就来条儿,我们和上面的不接触,上面来条儿说我当事务长的话,就让周永玉做我的配搭,刘仁菊就做复印工作,我主要是做联络送条儿,我就只管送条儿和下面教会的,事务(组)奉献的钱和跑路的钱就由我管。

  周永玉:刘仁菊把我接去之后,就安排我陪同他们(车费和报销的费用)签字。

  李富莲:当时买这个的时候,上面就给各个小区发了信,喊各个小区的人,把钱直接送到石桥铺,专门有个家(点),就是我和刘仁菊当到买机子那个小妹儿,不经过我们的手  我们只是看到数给他,2013年区事务长出“环境”(出事)  就把我下了,就喊的王勇来接替我的工作,然后我就只管路费,报路费,就是一个星期几个在一起耍的时候,把钱给一个走小点的(站),让他给下面的人报路费,我就只做个帐。

  刘仁菊:让我传递复印资料,母稿,我从开始“尽本分”就是做这个,没做其它任何事情,结果他就给了个司机的电话和小宇的电话,东西做好了,(我)把母稿拿到了,然后打电话通知让小宇到我手上来取,她做好了又给我打电话联系小何,打司机的电话让司机自己去取。

  周永玉:有时候去给他送条儿,有时候回来自己擦皮鞋,但是送这些东西我们从来没有看过,不准看,不准看,不准打开看,我们不得看。

  何小兵:他是给我写个条子来或者是给我说了,明天10点钟在电脑城,哪个车站或者哪个路口等他,他来了把钱拿给我,然后我就去买了拿给他,价格都是他们了解好了的。

  田茂芳:后来刘仁菊她们喊我到复印组去,刘仁菊她就喊我去帮小宇的忙,(小宇)直接都把我拉到她(小宇)屋头,在她屋头才晓得她床铺上面铺起一大堆,她说你来整理,那个复印机在她主卧室的厕所里面安起的,我是在外面她妈妈的卧室里面的,她妈妈也在整理,她意思说她们忙不过来让我去帮忙。做了一会儿,不晓得是机器坏了吗?停了,一直做不起,因为我一直想回家,一直在外面我就想回去,因为毕竟屋头有病人,我很想快点回去,我就给她妈妈说,阿姨你去给小宇说他要是做不出来我就回去了,她说要得,我去问一下,她走前面,我又没有经过她的允许,我就跟到她的后头一路走到卧室去了,她在喊他们女儿的名字,她女儿还在修机器,她(小宇)一下看到我了,当时脸色就不对头,因为小宇的意思不让我看到,然后我就自己快点退出来了,小宇都跟着出来,问我啥子事姐姐,我说你修不好我就回去了,你修好了再给我打电话,我再过来就是了,然后小宇再给我说坐啥子车回去,因为小宇摩托车开得快,她一开就开到小宇她们那栋楼的车库,一上楼都是电梯上去,我一上去什么都不知道了,小宇问我晓不晓得我怎么进来的,你把我转昏了都,我不晓得,我说只有你送我出去,我不认得路,的确小宇要稳重一些,我们没有那么注意。

  刘仁菊:“像我们做这个资料,今天把母稿拿到手,交到制作的人手上,三天或者几天必须完成,加班加点也要必须做出来,如果超出规定的时间,没有拿到信徒的手上的话,就要按“敌基督”处理,加班加点的都要做。

  田茂芳:上面一个母稿拿下来,让复印多少复印多少  今天的事今天做完,他让你复印100份,小宇也不敢只印99份。

  “末日”前夕

  2012年,“全能神”以世界末日已来的谬论宣传、发展其邪教组织,扩大影响力。

  田茂芳:那是2012年上半年的样子,过后就是“大帮轰”(2012.12.22)之前,又才见面,刘仁菊也来帮忙,小何  小马也来帮忙,那阵做得最多。

  李富莲:他们传单复印的时候,在学习室屋头我看到了那个单子的,好像是说12月22号天要黑,但是“全能神”话语上面没有,我只是看到他们印的传单上面有。

  田茂芳:都知道黑了就没有办法了,都怕  多印点(传单)出去要救更多的人,让他们到我们这边来听,喊他的名字“全能神”就行,不是我们光信这边的人说,“法轮功”那边的人也在说,所以不晓得。

  听闻招远事件

  2014年5月28日,发生在山东省招远市麦当劳快餐店的暴力命案再次引发了公众对“全能神”这一邪教组织的强烈关注。“全能神”的暴力行为主要是用以控制其追随者,对那些“不服权柄”的人,或者怀疑他们的人,抵制他们的人,背叛他们的人,都要施以暴力报复,并伴以大量的谎言。

  田茂芳:有一次聚会我们都在说,我说你们听说没有,我女儿在手机上面看到,招远那边信“全能神”的人传“福音”,问个电话号码不给,就把别人打死了,当时全部都不相信,不可能,我们都说哪怎么回事,他为什么非要说是信“全能神”的人,都说那肯定是那个人可能犯了死罪,要栽诬到信“全能神”的这帮人,当时都是这样在说。

  周永玉:杀死人那个事,有一天我回去看电视,是这样在演,但是我也不晓得那个说的是啥子,到底具体情况我弄不清楚,反正那上面是说的,“全能神”为打电话还是怎么,那个电视一闪就过去了,这个杀死人,打死人,我才不敢啊,我说。

  刘仁菊:我心头在想,还好三月份我就没有去了,他们都喊我不出去了,都自己回家了,我还想让我回家了,现在终于摆脱了就不信了,要是继续信下去,不知道以后的结果怎么样,也许要像他们这样,确实感到害怕。

  李富莲:招远我只听到说,但是我没有看到电视,没看过电视。

  赵维山是谁

  赵维山是 “全能神”的实际发起人和操纵者。该邪教虽对外宣传其创始人是“女基督”,但她其实只是赵维山的傀儡。赵维山亲任“大祭司”。大祭司名义上是“全能神”中地位仅次于“女基督”的职位,被称为“圣灵所使用的人”,实际上却是“全能神”组织体系中的真正掌权者。“大祭司”的主要工作是负责行政管理。如:工作的拓展、制度的执行、领袖的任免、钱财的分配、书籍的印刷等。2005年,赵维山定居美国。十分显眼的是,“全能神”在其最为常见的一份规章里明确规定,一切财产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这直接表明“全能神”赵维山敛财的邪教本质。

  李富莲:说他们两个还有个孩子19岁,之前都不知道,当时我就很惊讶,当时我都很惊讶,不是说基督不结婚怎么他还有孩子。

  周永玉:不知道,不知道,这些我不知道,我怎么知道嘛,不知道他那些,具体搞不明白。

  家庭

  “全能神”宣称“人类已不是我所要的人类”,否定人类价值,除非信仰“全能神”,否则都会遭受“审判”,因此,追随者的家庭关系都曾面临困惑和撕裂。

  周永玉:我当时信,他(丈夫)就是不准我信,他说你不要去相信那些,我说别人说了信了神不会生病,为了一家人好,你不要管我,有时候我要出去送条儿,他都不准我去,我就有点厌烦他,我说你啰嗦得很。

  刘仁菊:2006年信了“全能神”,家里面就开始一直反对了,家里面反对我就和他们赌气,我想我不在家里面吃你们的受气饭,我就赌气离家出去了,我出去在外面住了两年做清洁,后来(两年后)我们兄弟在土湾那里把我找到了,给我说了之后才回去。

  田茂芳:他们就是说你信了之后,你的心要放在这面,你在这面的之后神才会保佑你家里面,我想到我们家那位离不开我,我说他不行,我出去后一会儿没回去,他也盼望我回去,(复印组)又不准打电话,他的电话又不断,电话一响我就紧张  他们(复印组)要说。

  刘仁菊:但是现在信了这个就不行,今天你家里随便好大的事情,你今天应该要“尽本分”的事情,还得先去做了,因为“神话”方面说了的,以“神家”利益为重,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个人事情要摆在后头。

  悔恨

  不在规定宗教场所内开展活动,只以地下活动方式秘密传教,依附、篡改正规宗教教义,大搞活人崇拜,否定人类价值,通过洗脑,从精神到行为控制其追随者,大肆敛财,这就是“全能神”的邪教本质。一旦加入邪教,留下的只能是悔恨!

  何小兵:(当时)他们就给我说了,只要你好好的信“全能神”,让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那么以后(你女儿的病),慢慢的就会有改变(好转)……最后我奉劝大家,不要去信“全能神”了,因为它是个非法组织,也是国家取缔的一个组织,是不应该去信的,以后无论谁都要有一个分辨一个认识,它“全能神”也是一个邪教。

  周永玉:现在外面这些人骗子多得很,你一旦不注意的话要犯法。

  李富莲:看到屋头的人心头还是很难过,我们女儿经常打帐这些,我觉得还是很亏欠屋头,其实自己还是觉得对不起屋头,也对不起国家。

  田茂芳:丈夫还活得到几天都不知道,现在都是人不人鬼不鬼的了,家里面的人都不认识了,我们女儿去都不认识了,她也怄,她也怕,所以说现在怎么不后悔呢。

  刘仁菊:其实你也看到,确实我们的头脑太简单了,没得一点分辨,误入歧途,面对家里面人的时候,确实想到自己太自私了,只为了自己的病好了,不要再生病,没想到家里面,家里面所有的人身边的人都是在关心我,都是在为我们好,确实当时根本就不知道这些,确实做了狠多对不起你们的事,对不起大家,对不起国家,也对不起自己的家人,对不起所有的人。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