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访谈 > 后方的硝烟

后方的硝烟

分享到:
0
下载
更多>

往期回顾

  在重庆,有一个家喻户晓的企业,街头巷尾的出租车,面包车,以及民用小轿车上的标志无不彰显着这家公司对重庆汽车制造领域的巨大影响。它就是重庆长安汽车,而他的前身就是重庆长安工业集团。对于重庆民众来说,它最为熟知的名字却是长安兵工厂。这家拥有上百年历史的集团公司,在历经了无数风云激荡之后,于国内的军工及汽车制造领域占领了举足轻重的地位。而这家重庆的集团公司最初却是源自于147年前位于南京的金陵兵工厂。从南京到重庆,是什么让金陵兵工厂完成了这样的跨越呢?

  金陵兵工厂,前身是李鸿章在1862年创办的上海洋炮局,是中国第一家工业企业。正是一次西迁的决定,使得金陵兵工厂成长为现在的重庆长安工业集团。

  1937年“八·一三”上海事件爆发,日本军队距南京仅咫尺之遥。国民政府为避免军工企业落入敌军之手,下令兵工厂往西南后方转移。当年11月16日,金陵兵工厂接到西迁命令,因为时间紧急,当即就开始搬迁任务。全厂职工废寝忘食拆卸机器设备,从11月16日开始到12月1日最后一批设备运离南京,不到半月,职工们就将全厂物资装箱完毕。

  【嘉宾】马勇年(原长安厂厂史研究员)

  11月,1937年11月16日,金陵兵工厂接到国民政府西迁,决定西迁,这么一个指令。全厂职工怀着对日本侵略者的深仇大恨,不愿意当亡国奴,不愿意被人蹂躏而同仇敌忾,这样一个爱国,爱民族的这样一种精神,连夜组织了4300多吨物资,集中、包装、拆卸、抢运。

  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运送大量的人员与物资,使得运输能力严重不足,全厂500多名职工家属只能自行离开南京。虽然从南京到重庆本有汽车通行,但当时逃难的人太多,道路拥挤。同时每名职工家属只有十元路费,不够坐车。家属们只有背上包袱,牵着儿女,硬是一站一站的从南京步行到重庆。当时的《抗战中服务兵工回忆录》中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国破家亡之痛,猛袭亿万人之心,当同人离京之日,江干与车站之哭声震耳,不能挈将西上之眷属,痛极号跳,呼天抢地,此别无殊锥心,旅人千百均深蕴悲壮之情绪,萧萧易水,其景差复相同”

  在西迁途中,由于航道艰险,又是逆流西上,一路上困难重重。当船行缓慢时,不用动员,工人们便主动跳进河里,帮助推船或是上岸拉纤。工人们光着膀子,打着赤脚,用上海,湖北,南京以及四川等地不同的口音,齐声喊着高亢的劳动号子将重载的船只一寸寸拖过险滩。

  在重重患难的条件下,要想成功搬迁至重庆,重建兵工厂无疑是非常艰巨的任务。究竟谁能担负起物资与人员的转运责任,带领工人们重建兵工厂呢?

  【嘉宾】马勇年(原长安厂厂史研究员)

  很快在老厂长李承干,选定的重庆江北簸箕石,这个地方,一片荒草,坟山坡上,重新选址建立的新的工厂。连更连夜的安装、建厂,吃的非常简单,非常辛苦,每天最多只能吃两顿饭。没有住宿,就在荒山坡、野草林中,自己搭建临时的工棚。那段时间老厂长李承干也和职工一起,住在简易的工棚里面。

  李承干,湖南长沙县人。1905年赴日本第六高等工科学习。辛亥革命爆发后,又再次入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电气机械科学习。学成归国后任金陵兵工长厂长。在职期间从少将升至中将军衔,被国民政府嘉奖九次。当时,国民党规定各兵工厂的职员都要加入国民党。他拒绝加入,并三上辞呈,宁愿不当厂长,也不愿加入国民党,当局后改定“技术人员应笃信三民主义,不必一定入党”。他才未离职。

  【嘉宾】郑洪泉(《李承干传》作者)

  因为李承干这个人,当时被兵工界的人士称为是,国宝级的人物。抗日战争胜利了之后,蒋介石在还都南京之后做了一个抗日战争时期的总结报告,其中专门提到,第21兵工厂和他的厂长李承干,是中国抗战时期,为我们的国家的军队提供生产武器, 作出的贡献,是难以估计的,蒋介石的原话是难以估计的贡献。

  李承干带领职工们在重庆选定新址之后,便又发动职工迅速的投入到了新工厂的建设中来。当时职工每人每月仅6块钱生活费,数百名单身职工挤在一座旧仓库楼上,江边搭席棚开大锅伙食,甚至有的职工将儿子送到工厂义务劳动。就在这样的艰苦环境当中,到1938年2月就以异常迅猛的速度将500多台机器设备安装投产。3月1日,工厂召开庆祝大会,宣布正式恢复生产,宣布工厂更名为第二十一兵工厂。这时,距离刚刚搬到重庆,只过了三个月。

  三个月的速度从重建到复工,以至于当时的兵工署署长俞大维“初不置信,莅渝躬亲巡视” 。是什么让第二十一兵工厂的全体职工们创造了这样一个奇迹呢?

  【嘉宾】向明鑫(原长安厂党委书记)

  重庆嘉陵江簸箕石岸上,因为簸箕石这里是一个深水区,船好靠,船容易靠岸。那么由于是一个大片的农田、土地、坟山,平整也快,所以说组织首先抢修厂房。抢修厂房,积极安装设备,那么建筑一个厂房,平整一块土地,就迅速安装一台设备。安装一台,实测一台,投产一台。

  1940年6月起,第二十一兵工厂开始受到日本轰炸机的轰炸。作为日军的重点轰炸对象,第二十一兵工厂的设备与厂房,乃至人员都遭受了严重损失。日本人轰炸频繁时,职工们就躲在防空洞里。轰炸一停,李承干又立刻组织职工开始生产。轰炸最严重的时候,白天都躲在防空洞里,夜晚日本人停止轰炸,职工们才开始生产。

  【嘉宾】郑洪泉(《李承干传》作者)

  39年以后,40年以后,日本帝国主义对重庆进行频繁的轰炸,厂里面也受到损失,有些厂房也被炸毁了。可是当时因为是,建筑的比较简易的厂房,修建起来也还比较容易,因为当时那厂房不是像现在,钢筋水泥的,不是的。那墙壁也不一定都是砖头,是用那个当地的竹子,做的篾笆墙,然后在那个竹的篾笆的两边糊上泥巴,糊上石灰,这样作为墙,这个厂房被炸毁之后修建起来也还比较容易。所以我们厂一直说,你随时炸,我随时修,你炸毁了我的厂房,我马上就修好,修好之后就继续开工生产。厂里面的生产是三班制,叫做人停机器不停。

  整个重庆大轰炸期间,第二十一兵工厂共受到18次轰炸,部分厂房被炸毁,炸死13人,炸伤54人。

  虽然西迁过程中损失惨重,但中国军工产业的核心还是比较完整的转移到了西南后方,并不断发展壮大。

  李承干在职期间特别注重培养人,开办了很多学校,职工的孩子可以免费就读。李承干对职工也特别好,给职工的福利待遇特别高。

  【嘉宾】向明鑫(原长安厂党委书记)

  当时职工的生活福利待遇很好,吃的米、穿的布,油、盐、柴、碳,甚至于菜、酱油都是发,都是工厂自己组织生产来发给职工。职工有了那样好的生活环境,那样好的条件,他怎么不努力生产。

  八年抗战期间,第二十一兵工厂生产了大量的武器,培养了一大批武器设计方面的人才,为抗战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嘉宾】马勇年(原长安厂厂史研究员)

  抗战期间,21兵工厂,抓紧日夜生产,武器源源不断的运送到抗日前线,生产的武器占整个国内生产的武器百分之六十以上,撑起了半壁河山,为整个抗日战争的胜利,金陵兵工厂的员工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抗战期间,二十一兵工厂共生产了:马克沁重机枪18068挺;捷克式轻枪机10151挺;步枪293364支;82迫击炮7611门;82迫击炮弹321万颗;82黄磷弹17万颗;黄磷手榴弹31万颗;炸药包206万个。

  “战以止战,兵以弭兵,正义的剑是为保卫和平。”这是当年李承干请好友郭沫若作词,贺绿汀谱曲的二十一厂厂歌。六十多年前的抗战烽火中,它曾在工厂的上空回荡,激励着兵工战士万众一心,奋发猛进;六十多年后,它仍能让我们回想起那段非常的岁月,感受到兵工前辈们“家国兴亡,匹夫有责”的豪迈精神和民族气节。

  金陵兵工厂的大西迁,是中国兵工史上工厂迁移的一个壮举,表现了工厂员工团结一心,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与高度的爱国热情和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顽强意志!作为中华儿女抗击侵略的华章,值得被永远铭记!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