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访谈 > 罗斯专访

美国邪教问题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先生专访

分享到:
0
下载
更多>

往期回顾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的节目。今天我们非常有幸地邀请到了美国著名的邪教干预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先生,来就邪教干预方面的一些问题进行探讨。罗斯先生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从事认知邪教的公众教育和干预邪教工作,也是为数千家庭和邪教受害者提供过咨询,帮助了一大批受害者摆脱了邪教的控制和侵害。2014年底,罗斯先生的《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一书面世之后,也是引发了国际社会广泛的关注和强烈反响,被认为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反邪教专著。罗斯先生您好,我们知道您是从事邪教研究与干预工作也是非常多年了,您认为邪教有哪些特征?您是如何定义邪教的?

  罗斯先生:我认为一般的邪教来讲都会有三大特点,这三大特点构成了邪教的定义核心。我们的这样一套理论,三大特点的理论,这是基于一个叫罗伯特的美国心理学家的研究。他在哈佛大学的一份期刊上曾经发表一篇题为《邪教的形成》这样一个文献,其中就提到了三大特点。第一大特点,就是在邪教当中一般都有一个富有权力的领导,他随着这个邪教内部的原则不断弱化,逐渐成为了这个邪教的崇拜对象。这会使邪教成员逐渐放弃自己的原则,而使得这样一个邪教成为个人崇拜的一个邪教组织。第二点,邪教一般会通过强制灌输或者是洗脑等方式,来弱化个人的人格,从而使得人们无法对自己的生活来做出一些自己的选择。通过这样一过程,来实现对人的控制。第三点,邪教一般会对人产生威胁和危害,他们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比方说对人身体进行剥削,对人使用暴力或者是其他形式犯罪,有时候还可能使人沦为邪教的奴隶以及劳动力。这三大核心界定邪教的三大特点。邪教有可能是宗教性质的,有可能是政治性质,也有可能是宣传某一种疗法或者是一种打坐或者冥想的方式来进行。但是我们如何判定邪教?不是要看这个邪教的信仰,而是要看这个邪教的行为以及它的架构。

  主持人:罗斯先生,您书中也是提到了法轮功,书的献词也是写“该书献给法轮功自焚事件的受害人——郝惠君、陈果母女以及所有的邪教受害者”。我想请您谈一下您当时拜访陈果母女的经历,您认为这个惨剧跟法轮功有关系吗?

  罗斯先生:可以说那次访问是最令我感到悲伤的一次访问,那次访问是我去了开封市,看到了郝惠君母女俩,那可以说是我有史以来见到的最困难的一次访问,而且我看到了郝惠君母女俩她们在那次自焚事件中所遭受到一切对身体上的伤害。郝惠君看上去已经大彻大悟了,而且她也已经能够以一种理性的思维来进行思考。她让我理解了在天安门事件中所发生的一切。在一开始的时候,她表示非常得不满,是因为美国以及中国的法轮功组织表示,在天安门事件发生之后,郝惠君以及其他的自焚者他们不是法轮功的成员,他们说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而这一切令郝惠君感到非常的不满,她让我转达给其他人这样一条信息,就是说他们是受到法轮功的指使,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都是法轮功所预谋的。在最后的时候,她还告诉我法轮功剥夺了她理性思考的能力,而她现在已经逐渐恢复了,能够理性思考的能力,但是这是通过极为惨痛的付出所重新得到的这样一种理性思考的能力。她为自己的女儿感到非常得悲哀,是因为女儿在她的影响下加入到了法轮功当中,她也希望我能够告诉那些受到法轮功影响的人,把她的话语传达给其他的人。

  主持人:邪教也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我们各国都有邪教,您认为邪教为什么会存在?

  罗斯先生:我认为这个原因是非常简单的,作为邪教的头目,他们之所以来制造这些邪教,无非就是为了钱和权力。他们认为通过领导那些成员、操控那些成员,他们可以获得钱和权力,有很多的邪教头目,他们坐拥数百万的家产,他们非常得有钱,他们住在大的别墅里。就比方说法轮功头目李洪志,他就拥有数百万的房产,不仅仅是为自己添置了房产,还为自己的家人添置了房产。所以说世界范围内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他们基本上都是为了图利,而且他们不惜牺牲良知伤害他人,而且他们认为自己有权力从社会以及自己的邪教成员那里进行剥削。

  主持人:我们互联网的发展,也是给邪教的发展和传播也是带来了很多改变。对于邪教干预来说,互联网的发展,会给我们带来哪些挑战?在互联网时代,防范邪教我们要采取哪些新的措施?

  罗斯先生:互联网确实是有这样一种可能性,就是帮助邪教可以在网上进行成员的招募,而且这样一个活动可以触及到地球上任何一个人,他们可以在网上来发布一些视频,同时也可以通过网络大会的形式,来与成员进行沟通,也可以通过一些其他的社交手段,与整个的成员进行一些联络。所以说作为家长来讲,你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网上他们是在与谁进行沟通,如果是在与邪教沟通的话,那么他们在家中就可以与邪教的其他成员进行沟通。对这一点来讲,家长可能是并不知情的。比方说现在的伊斯兰国,他们就是通过这样一种线上的形式,完成了对成员的招募。然后再将这些成员输送到叙利亚,在那里的营地当中对他们进行洗脑和灌输。一般来讲,这些邪教还主要是通过在网上以一种欺骗的形式对人进行洗脑和招募。作为家长来讲,作为个人来讲,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我们必须要知道我们的孩子在网上他们在做些什么。如果说我们的孩子与一些可疑的组织进行联系,那么作为家长来讲,我们也应当及时的进行知晓和干预。所以说对互联网来讲,对我们的干预活动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因为我在进行干预的时候,这些被干预者他们身上可能有智能手机,可能有互联网,可能还有连着无线网络。所以在整个干预过程中,其他的邪教成员可能会要求这个干预活动停止或者是要求被干预人员立刻退出。所以说在每次干预进行之前,我会要求被干预人员把智能手机交上来,把家里的无线网络关掉,切断互联网的连接,以此来进行进一步的干预。所以说网络可以是一件好事,也可以是一件还是。说它是一件好事,是因为1996年的时候,我创办了邪教教育协会,这个协会的网站是Cult Education.com,这是一个庞大的数据库,收录了各种各样邪教的数据,包括法轮功和科学神教等等。通过我这样一个数据库,年轻人可以了解到邪教的历史,所以说网络可以是一件好事,因为它可以为我们提供教育,可以防止邪教的传播,当然也可以被邪教所利用,来引诱更多的成员加入。

  主持人:罗斯先生,您为了研究邪教,也是多次来到中国。在您看来,中国在干预邪教工作方面,给您留下哪些比较深刻的印象?

  罗斯先生:我认为中国所采取的干预的措施,它是一种非常具有综合效应的这样一种综合性的干预方式。政府一方面帮助这些转化成员进一步的理解邪教的历史和邪教的问题,以及邪教的邪恶本质。为重要的是,中国帮助这些转化成员加入邪教多年之后,能够重新帮助他们生活重回正规。有一些人加入邪教之后,他们失去了工作、失去家人,也与主流社会发生了脱节。我在中国与很多的转化成员以及很多的帮教能手进行了接触,我发现他们一方面在脱离邪教的过程当中得到了帮助,另一方面在脱离邪教之后,他们的生活依旧能够享受到中国政府的帮助,让他们重新能够为社会做一些贡献。而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

  主持人:我们刚才也提到,您在书专门提到了法轮功,法轮功也是建立起了很多媒体来宣传自己,尤其也是为了掩盖真相,还创造了很多的谎言,比如中国人活摘法轮功的器官等等。美国人到底了解法轮功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罗斯先生:我认为法轮功所做出的这样一些论断或者这样一些主张,是毫无根据、一点也不客观的。就比方说活摘器官的这样一个说法,这些报道经常会被法轮功的一些相关的媒体,像是大纪元报、新唐电视台这样的媒体来进行大肆宣传。但是现在来看根本就没有任何客观的证据来证明这一切主张,一切都是口耳相传的而已。所以对于美国人来讲,美国人对于法轮功还是持一种怀疑的态度的。因为法轮功的许多主张都没有证据,我个人根本就不相信法轮功所做的这一切的表述和主张,就像是李洪志所称的自己能够隐形、能够穿墙、具有一系列超自然一样,对于这一切我都不相信。

    主持人:本期访谈就先进行到这里,我们非常感谢罗斯先生接受我们的采访,本期节目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