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访谈 > 一代枭雄 檀石槐

一代枭雄 檀石槐

分享到:
0
下载
更多>

往期回顾

  中华民族,有56个民族。中国历史,就是由各民族组成的奋斗史。

  【唐彪】在历史长河中,有一个民族,鲜为人知,就是鲜卑族。这个民族有一个君王,少人记述和传颂,但一提到和这位同代的三国时期,大家一定知道一代枭雄曹操,蜀主刘备,东吴孙权,以及若干战将谋士,孰不知还有一个枭雄,他就是北魏的开国君主,鲜卑王檀石槐,也可以说是那个时代的弄潮儿。

  檀石槐,生于公元136年,死于公元181年。少时有勇有谋,被推举为部落首领。东汉末在高柳北弹汗山建立王庭,向南劫掠沿边各郡,北边抗拒丁零,东方击退夫馀,西方进击乌孙,完全占据匈奴的故土,东西达一万四千余里,南北达七千余里。

  【唐彪】檀石槐不仅仅是枭雄,还是草原上杰出的政治家军士家,也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英雄。

  檀石槐所属的鲜卑族,是继匈奴之后在蒙古高原崛起的古代游牧民族,而檀石槐生活的年代,正是东汉桓灵帝时期,起初,鲜卑族还很弱小。他生长在连年战乱和征伐的环境中。由于他杰出的才能和超人的智慧。一跃成为各部落首领,直到统一北方地区,在他身上,发生过许多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

  【唐彪】檀石槐一出生,就充满着传奇色彩。檀石槐的父亲名叫投鹿侯是一个小贵族,那时鲜卑还从属于匈奴,因此投鹿侯应召从军,在匈奴从军三年后,回家发现,妻子在家生了个孩子。疑窦丛生,认为妻子出轨了,给自己到了绿帽子,对她实施审问。妻子解释说,她在大白天走路,听到雷响,抬头朝天上看,刚好有冰雹掉进嘴里,她一激灵,又急又怕,就吞了下去,接着就怀了孕,十个月后生下了这个孩子,天赐子,必定有过人之处,最好暂且抚养他长大。投鹿侯坚决不信,他是一个非常讲究脸面的人,岂能容得一个野种!就想杀掉孩子,又不忍心亲自下手,于是,丢弃于野外,令其自生自灭。其妻不忍,偷偷地告诉娘家人抱回收养,取名为檀石槐。当然这个故事有神化帝王之嫌。但通过这一点可以说明,檀石槐一出生,就预示着他有不平凡的人生命运。

  这个故事也反映出当时鲜卑人的婚嫁状况和贞节观念。鲜卑女子未嫁前具有性自由,男子成婚,一般以抢为先,再以牛羊为聘礼,男子要为妻家服役三年后方带妻子离开,这样的婚俗一直延续了许多年。

  【唐彪】檀石槐自幼在外祖父家长大,由于缺少父母之爱,非常的顽劣不羁,桀骜不驯,却聪明智慧,机灵鬼怪。十多岁是出落得健壮敦实,臂力超出同龄的孩子。善于骑射,成为远近闻名的弓箭手。檀石槐十四五岁时,扎合部族的首领扎合率部众掠夺走他外祖父家的牛羊。檀石槐闻讯后,不顾外祖父的阻拦,只身策马追了过去。勇武善战的扎合掳获了许多战利品,正洋洋自得之际,忽然,见到一骑驰骋而来,马上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高声喊道:“扎合|!赶紧把我外祖父的牛羊留下,不然,我取你的项上人头|!”扎合巡回战马,看了看匹马单枪的檀石槐,狂笑道:“就凭一个乳嗅未干的小野种,也配跟大王我叫阵。”檀石槐最恨谁骂他野种,七八岁时,只要有小伙伴敢这么叫他,一定被打得头破血流。扎合的辱骂,激起了檀石槐冲天怒火,他不再言语,举枪便刺。扎合的两个副手拍马来战,不到三个回合,均被檀石槐挑于马下。扎合抡刀相迎,几个照面之后,顿觉檀石槐勇猛异常,不得小觑,更要命的是檀石槐只攻不防,一副玩命的架式,有几次扎合的大刀都要砍倒檀石槐,但是,檀石槐也会刺伤自身,即使杀死了敌人,自己也受重伤,如此打了几个回合。扎合心惊胆颤,身经百战的他头一回见到这种打法,他架住檀石槐的枪说:“檀石槐,我不跟你玩命了,牛羊你赶回去吧!投鹿侯有你这个儿子,定能成大事。”檀石槐说:“不要提他,我就是我,以后冲我说话!”扎合不仅还了牛羊,还臣服于檀石槐了。部族人看到檀石槐所向无敌,将被抢去的牛马全部追了回来就非常钦佩他的勇敢和仗义。自此以后在部落中深受族人的敬畏和爱戴,连一些对他有敌意的小酋长都来投奔他。檀石槐因势而上,制定法令,审理诉讼,约束族人,于是被推举为部落首领。

  这阶段,檀石槐的才能得到了充分施展和发挥,像一匹骏马在草原上纵横,后来逐渐成为各部落的领袖。

  【唐彪】 檀石槐当上首领之后,征地掠城,无所不能,显示出枭雄的野心和野性手腕。他更善于利用他人的长处,为我所用。光和元年(178年),随着鲜卑人口日益增多,农业、畜牧和射猎都满足不了百姓生存。檀石槐非常体恤民生,亲自巡视民情,巡查中他见到乌集秦水有几百里宽阔,水不流动,水中鱼类繁多,但鲜卑人由于生产水平低下不会捕鱼。檀石槐听说倭国(《魏书》中称作汗国)人善于用网捕鱼,于是他派使者向倭国的国王求助,而刚腹自用,倭君一是瞧不起鲜卑人的落后,二是惧怕鲜卑的强大,断言拒绝不算,还把使者羞辱一番逐出境外。檀石槐佯装屈服,暗地历兵秣马。突然,以“大谷草”的形式率骑兵突袭倭国边城。俘获一千多家的倭国人,将他们迁到秦水边居住,强制他们捕鱼,以弥补鲜卑人的粮食不足。“打谷草”是北方少数民族惯用的战术,就以偷袭的方式深入敌国之地,屠杀男丁,抢掠财务和女人,然后,不占城池撤回本地。

  这时候,檀石槐越来越意识到粮食的重要,意识到草原的有限。根据后汉书记载,他结盟鲜卑部落,正值周边各国强盛,母族濒临亡族灭种之时,他振臂一呼,应者无数,檀石槐开始他的强族拓疆之举。先后南抄缘边,北拒丁零,东却夫馀,西击乌孙,尽据匈奴故地。

  【唐彪】这一时期,是檀石槐大展野心时期。先说匈奴,还记得《后汉书》记载,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这里,胡就指的匈奴。匈奴在北方曾经独霸一方,无人能与之匹敌。而檀石槐清醒地认识到鲜卑人要想在北方站稳脚跟,必须拔除匈奴这根钉子。他胸襟开阔,不计前嫌,请来曾经要置他于死地的“父亲”投鹿侯。这个曾在匈奴军队当过三年下级官长的投鹿侯,受宠若惊,对檀石槐的大度感恩涕零,他详细的向檀石槐介绍了匈奴的军队的战略战术,武器装备,部防编制,地理要冲等等。并主动请缨当先锋向导,深入匈奴腹地作战。檀石槐却通过连年的征讨,把匈奴打的七零八落,就匈奴常胜将军臧旻也连吃败仗,无敌容身投靠了东汉。匈奴地位最终被鲜卑人取代。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檀石槐。

  当时,东汉有几个盟友或叫附属国,分别是夫馀、零丁和乌孙,这样小国家。檀石槐觊觎东汉的时候,已经把先行吞并收纳这几个小国,作为一个长远的战略目标。而在此时,东汉帝并未察觉,没有看透檀石槐的野心,在这几个小国先后被檀石槐攻击之时,东汉灵帝不懂唇舌齿寒的道理,却坐壁上观,不发兵救援,不阻止檀石槐扩张。任由这几个小国,一个个被檀石槐打得支离破碎。

  【唐彪】檀石槐第一步,向东进犯,攻打夫馀国。当时,夫余是少数民族政权国家,前期王城在现吉林省吉林市,后移农安县,因其物谷丰盛,馀粮颇多,专吃树上有一种盐而得名。东明王建夫馀国时强大辉煌,此时虽不能说是如日中天,但也是泱泱大国。

  向这样的对手宣战,檀石槐并没有毕生的把握,他忌惮夫馀的兵强马壮,于是,就用离间之计,反复挑拨其与高句丽及东汉关系,引起他们之间的不断争斗,夫馀的实力不断被削弱。趁其兵力虚弱,结仇于邻,孤立无助之时,与夫馀王开战,使之节节败退,攻占他的城池为郡,掳其民众为奴,掠其财产为己所用。为征服其他小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刚刚翦灭了夫余,就剑指乌孙。

  乌孙国是西汉时由游牧民族乌孙在西域建立的王国,位于巴尔喀什湖东南、伊犁河流域,立国君主是猎骄靡乌孙国也是一个强壮的马上民族。

  【唐彪】檀石槐攻打乌孙时,已经兵精粮足,踌躇满志,,不可一世。乌孙国的君王猎骄靡闻讯后,自忖强大的匈奴都被消灭自己肯定不是檀石槐的对手,于是就派人求和送钱财、美女,并让出许多疆土,退居一隅,苟延残喘。而这些都难以满足檀石槐的野心,他连毁约定,步步紧逼。猎骄靡忍无可忍,只好与之决战。说起这个猎骄靡也有一个故事,传说其父难兜靡为月氏族作战被杀时,猎骄靡还在襁褓中,被遗弃荒野。乌鸦叼肉喂养猎骄靡,狼也为他哺乳实际这并没啥神奇的,因为婴儿是人的一生阳气最足、最鼎盛时期,乌鸦、鹰等鸟类、狼等动物食之不了,顾养之“狼孩”也是这样来的。匈奴冒顿单于感到奇怪,认为猎骄靡是神,于是决定养育他。猎骄靡长大后“自请单于报父怨”,并得到匈奴单于的帮助,赶走伊犁河流域的月氏建立了乌孙国,而这次,却挡不住檀石槐的进攻,两个俱有富有传奇婴幼念得高手终于过招了。猎骄靡虽然是英勇剽悍,但檀石槐更胜一筹。结果檀石槐打败猎骄靡吞并了乌孙国。

  檀石槐野心勃勃,觊觎东汉已久。这时候,他觉得攻打东汉的时机还不成熟,虽然先后灭掉了夫馀和匈奴,但近前还有零丁,高丽两国。因此,卧榻之下岂容他人安睡,于是,开始攻打零丁国。

  鲜卑族北方毗邻的一个小国,叫零丁,因其国使用车轮高大的车子,所以鲜卑族人又叫零丁为“高车”。高车国在新疆中部,将领翟辽也惦记鲜卑国疆土,曾率部攻打鲜卑,两国旗鼓相当,互有胜负。因此,也结下了深仇大恨,檀石槐深谙远交近攻的战略,他暗中给高丽国一些好处,并利剑高丽与零丁国的关系,两国不断摩擦最终打了起来,在零丁国处于劣势时,檀石槐起兵助高丽,两国联手一举灭掉了高车国,坐收渔翁之利,先是把翟辽赶到了贝加尔湖地区,然后,檀石槐背信弃义,不仅没有兑现灭掉零丁后给高丽过的土地和财务,还顺势起兵把高丽国也灭掉。从而保持了北疆的稳定后方的稳固。

  【唐彪】一时间,苍茫大漠之地,巍峨的祁连山脉,竟全成鲜卑人的牧羊纵马之地。这时,檀石槐的志向或者说野心更大了,气量放的更远,他的目标已经不仅仅是草原上纵横驰骋,他想到是黄河流域肥沃土地,于是,兵锋转而南下,直指业已歌舞升平二十余载的东汉王朝。

  永寿二年(156年)七月,檀石槐率领三四千骑兵侵犯东汉的云中郡。延熹元年(158年)、延熹二年(159年)和延熹六年(163年),鲜卑多次侵犯东汉边界。

  【唐彪】檀石槐侵犯东汉边境,引起东汉朝野混乱。最先坐不住金銮殿的是汉帝,他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保全江山社稷就宣满朝文武,大臣们商议退敌办法。当时汉朝出现了两派,一派就是主和派,主张用和亲之策,希望能让铁石心肠的檀石槐心软下来,退却虎狼之师,以求得暂时和平,但他们错了,把檀石槐当成了自己。檀石槐断然拒绝汉廷递过来的橄榄枝,坐拥三部雄狮,睨视洛阳,不断地向汉疆进攻。

  实际上历来交战,和亲是交好的最好方式,屡试不爽,如有名的“昭君出塞”呀,“文成公主”和亲土番等。单单檀石槐拒绝,真因他是铁石心肠?当然不是。当时他在占领乌孙国时掳回乌孙国妃柔儿,貌美如仙,柔情似水,檀石槐一下子被迷住了。欲纳其为妃子,柔儿却坚决不从,以以死相拒。檀石槐又不忍心心上人香消玉损,徒留宫中,不得近身。他朝思暮想,又不肯伤害于她,对其他女子,更是不放眼中,大有“三千宠爱于一身”之势还真看不出杀人如麻的枭雄也有柔情的一面。所以对东汉亲和之事置之不理,攻打更甚。

  鲜卑势不可挡,汉王朝内部出现了巨大的分歧。

  【唐彪】以议郎蔡邕为首的主守派认为鲜卑“兵利马疾,过于匈奴”,作战中“来如飞鸟,去如绝弦”再加上现在国势的情况已远远不及汉武盛世,应该避其锐气如果出击主动攻击鲜卑难以稳操胜券,倒不如固守城池,以逸待劳或许可自保。以守为主,固本培元。而以辽东太守夏育为主的主战派,则自持有和鲜卑作战并获胜的经验,狂妄的认为“征幽州诸郡兵出塞击之,一冬二春,必能禽灭”。凭心而论,蔡邕的建议虽然失之勇武,但的确是当时已是自保内忧外患下的汉朝的良策。如能采用,虽然不能做到根绝鲜卑之患,但也可以一缓边疆的压力。可偏偏汉灵帝逞了一时匹夫之勇,在北方三州(幽、并、凉)日夜雪片一样飞来的边关急报催促下,盛怒之下不明利弊,说:“何守之有,当年吾祖武帝对付匈奴就是以攻为守,三路出兵,一举击溃强悍的匈奴军队。”汉灵帝断然采用了夏育的方案。

  于是公元177年,汉熹平六年,“遂遣夏育出高柳,田晏出云中,匈奴中郎将臧旻率南单于出雁门,各将万骑,兵分三路出塞二千余里。”那阵势倒颇有当初汉武三军并出讨伐匈奴的气势。

  【唐彪】说到这一战,不得不说说三军主帅之一田晏。田晏本是帝国的护羌校尉,因为触犯了刑法而被夺官削职,这个本无可厚非。但糟糕就糟糕在此人官瘾极大,为了继续在仕途上发展,他努力巴结当时的中常侍大宦官王甫。王甫也该是吃了他不少好处,是以在灵帝面前极力主张出兵,并请灵帝以田晏为将。为将帅者若把一国之战作为自己晋升的捷径的时候,其率领的部队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了。

  檀石槐得知汉军出击的消息之后,则运筹帷幄针锋相对,他令自己的三部军马分头迎击汉军,半路伏击远路奔袭的汉军,可想而知那是一场恶战。本来双方兵力是旗鼓相当,武器装备也不相上下,差之万里的就是三军的主帅了的谋略,胆识和强悍了!檀石槐的三军将领都是跟他相似的亡命悍将,每战必身先士卒,猛杀猛打。而汉军的主帅除臧旻舍生忘死外,夏育和、田宴都贪生怕死,只驱赶手下将士冲杀,自己却躲在安全地带的营寨里指手画脚,常言道:“将有敢死之心,士必无生还之意。结果,这两路军很快被击溃,只有臧旻与鲜卑军打成平手。鲜卑另两路军得胜之后迅速来合围臧旻的队伍,孤军奋战的臧旻,虽然与鲜卑人有亡国杀父之仇,但双拳难敌四手,最终还是被檀石槐剿灭。可怜汉军,将也不将,君也不君,“丧其节传辎重,各将数 十骑奔还,死者十之七八。”《后汉书.乌桓鲜卑列传》。实在是场残败。

  【唐彪】然而,历史也是一场戏剧,既然是戏,就有戏剧性,有诸多偶然因素,就在这当口,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眼看汉朝面临灭顶之灾的危机时刻,公元181年,威风八面、所向披靡的鲜卑首领檀石槐居然突然暴毙,年仅45岁。檀石槐一死鲜卑军则群龙无首,四分五裂,丧失了攻击力。

  此时的东汉实在是幸运之至啊!即便是时隔多年,为汉朝的做史的史官在史书中亦如是战战兢兢的写道“而灵、献之间,二虏迭盛。石槐骁猛,尽有单于之地;蹋顿凶桀,公据辽西之土。其陵跨中国,结患生人者,靡世而宁焉。然制御上略,历世无闻;周、汉之策,仅得中下。将天之冥数,以至于是乎”。

  【唐彪】从字里行间,可以窥视出当时汉朝的狂喜之态,那种幸灾乐祸,得意忘形可见一斑。关于檀石槐的死因,民间有多种版本,不外乎有三。一种是暴病而亡,被长生天召回了去;一种是被毒身亡,施毒者就是柔儿,国恨家仇和辱身之耻,下剧毒要了檀石槐的命。还有一种,是说为汉朝义士公孙瓒所杀。据传,公孙瓒武功高强,伴作胡人奴仆,借机进入檀石槐帐篷中,见其沉睡,便使出“蛇型魔爪”神功,欲捏其咽喉欲断之,檀石槐毕竟高明,早有防备,从腋下抽出备用匕首,与公悄孙打斗,为公孙瓒的宝剑所伤,后被击中胸部而亡。无论哪一种说法都没关系,结果是成立的,就是正在鼎盛时期的檀石槐死了,从此一个朝代至此走向了衰落。

  无可否认,檀石槐促进了各民族的融合和发展。

  【唐彪】其实无论是少数民族崛起,还是汉朝兴盛,都是在纷乱抗争中,实现了民族的融合与发展,最典型的表现就是通婚,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后裔多为各民族混血,构成了中华民族共同的血脉。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