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访谈 > 心灵法门

邪教在网络之“心灵法门”

分享到:
0
下载
更多>

往期回顾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凯风访谈,我是主持人李园。今天做客凯风访谈演播室的依然是我们的老朋友司马南老师,司马南老师您好。

  司马南:李姑娘好。

  主持人:去年6月您曾接受凯风网的电话采访,关于山东招远全能神制造的那起血案。

  司马南:对。

  主持人:其实6月还有一个新闻,中国佛教协会新闻发言人就一个叫做“心灵法门”的组织谈了他们的看法,指出“心灵法门”是一种附佛外道,不像他自己宣称的那样是佛教的一个支派,而且具有一定危害,希望广大国内信众不要相信,自觉抵制。

  司马南:他所说的“心灵法门”,“附佛外道”,“要警惕”等等,换成司马南的说法,我觉得这事儿简单了,“心灵法门”创始人他搞的这套东西简单说就是打着佛教旗号的一帮小骗子。小骗子之所以现在佛教协会新闻发言人要出来讲一讲,因为他把事弄大了。这个叫卢军宏的人跑到澳洲去了,在网上利用互联网的方式,打着远程教育的旗号,帮助别人心灵得到“圆满”,求得今世幸福和来生幸福的旗号公开骗人。但无论叫什么旗号,无论叫什么法门,有一个是不变的,那就是——我最厉害,我最大。

  从李洪志开始都是一样,自己比佛祖厉害、我最大……而正统的佛教经过千百年和社会相适应,和社会正常秩序已经协调一致。而卢军宏搞的“心灵法门”,正是在邪劲更大的时候,危害、扰乱社会秩序,因此佛教协会新闻发言人出来讲一讲,说你们要提防他,我赞成。我认为所有信佛的人都应该提防,如果看见一个人讲佛,问问信的是哪一宗哪一派,如果说是“心灵法门”,就再问一下你那个高僧大德是不是在澳洲,是不是姓卢?他说正是,那佛教信徒就可以给他个正式的回应——出去。

  主持人:其实“心灵法门”最早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并不是去年6月份,而是13年9月份。我看到网上有一篇报道,讲上海有个60多岁的老妈妈,她是佛教的居士,向报社求助说自己的女儿原来很好,在自己影响下也懂些佛教,后来不知道怎么就信了一个“心灵法门”,每天在家“念经”,烧“小房子”,生病也不去医院,工作也不好好做,自己非常着急。于是报社请出一些佛教学者指出,“心灵法门”确实不是正宗的佛教。之后有关“心灵法门”还听说有一些东南亚国家以及国内像广东佛山市的佛教协会都纷纷指出,他们不是正宗佛教而是附佛外道。

  司马南:邪教这个概念,最早不是严格的法律用语,当年把“法轮功”定为邪教时,最早用邪教概念的就是中国佛教协会,因为“法轮功”声称自己是佛教,同时又贬低其他信众,只信李洪志的,那才是“正”的,其他别人是“邪”的。中国佛教协会当时有个《法音》杂志,他们最早刊载的文章说,“法轮功”是附佛外道,附着在佛教下面根本就不是佛教不是“正信”的是“邪信”的。现在从 “心灵法门”目前在社会上制造的这些事、生成的危害来看,说它不是“正信”,是附佛外道、邪教,哪有因为信“心灵法门”,有病就在“法门”里找;正常工作也不做,家庭关系、家庭伦理、母女关系被破坏。所以,中国佛教协会、佛山等地的地方佛教机构对于“心灵法门”邪教性质的认定我认为是有道理的。

  上海人都非常精明,你在别的地方骗老百姓容易,但是上海人特不容易上当受骗。现在“心灵法门”在上海居然就在社区里弄把上海大妈骗了、把在公司里上班的白领骗了,可见邪教危害之大,可见“心灵法门”的危害绝不可以低估。有一种说法,“心灵法门”时间还不太长,一听就是胡说八道,根本没什么了不起的。千万别这么看,20年前我第一次听到“法轮功”的时候,觉得这太不着四六了,整个一个满嘴跑舌头,断定他没有前途,但后来“法轮功”还是闹的很大。因此正常思维的人容易因为见到不靠谱而认定他危害性没有那么大,其实不然,它的危害性很可能在某种条件下突然生发出来,急速的复制,带来特别严重的社会危害。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法轮功”,“心灵法门”的一些教义和“法轮功”有些相似之处,后来我上网搜索了一下才发现卢军宏,“心灵法门”的信徒叫他“卢台长”?因他创办了一个广播电台叫做澳洲东方华语电台。电台主要播卢军宏阐述佛法的节目,卢军宏自称自己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能够给人消灾治病。而且特别有意思的是他跟“法轮功”有一个相似之处,卢军宏也说自己有“法身”,说自己有48个“法身”,晚上能够出去替人消灾解难,这些都是听起来很有趣的东西。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卢军宏他是怎么利用佛教的?刚才我提到一个词叫烧“小房子”,他说的“小房子”不是咱们现在特别贵买不起的房子,他是一张纸,上面印着卢军宏让大家读的几个“经文”,每种必须读够多少遍,有个小圈代表你读了一遍,读了一遍就画一个圈,这些小圈放在一起,用一个上面是梯形的形状,下面是一个长方形的框架形特别像一个房子,你通过念他的“经文”“超度死者”、“超度亡灵”,然后给自己带来一些“福报”。念完之后烧掉,这个叫烧“小房子”。刚才那位上海大妈的女儿就是沉迷于这种特殊的修行方式,想用这样的方式给自己带来一些好处,生病也通过这样一些修行来解释。

  司马南:根据刚才的说法,这个人是邪教的特点更加明显了。第一,他利用现在互联网广播传播自己的歪理邪说,所以他获得台长的称号。第二,他借助所谓带有宗教色彩的特异功能来神化自我。第三,他非常具有灵活性,不像李洪志后期那样,弄一堆大白话,逻辑不通、语言不通、没有任何文采的就叫“经文”。卢军宏知道自己刚出道,还不行,所以他叫你读心经,他把大悲咒和心经掺到一块让你读,读完后做个记号,当有人说你应该读心经的时候,他叫你读大悲咒,有些人说读的是心经,人家让我读的是大悲咒啊,人家没什么邪说啊……殊不知,真正的谬误和谎言并不是每句话都是谎言,而是在谎言当中嫁接一些事实,或者对事实稍加修正。

  另外,把“小房子”烧了这样的举动就是附佛外道,具体的邪教表现,因为任何歪理邪说都要用某些形式感的东西来代表的。正信的佛教很简单,绝不强调形式,读经也是为了让你做好事儿,让你自听其意,叫你诸善奉行,叫你诸恶莫做。邪教不然,他告诉你要这样、要那样,把一些具体的形式感让自己的这些信众们去,以此来表明和正信的佛教信徒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位“卢台”现在玩的把戏从我眼睛来看,第一刚出道,第二小儿科,第三所有的把戏都是此前附佛外道的邪教惯用的,这三条加起来依然造成很大严重社会危害。

  主持人:确实如您所说,他的这个迷惑性真的很大,我们现在在演播室里谈可能看不出身边究竟有多少人受他的迷惑、危害,但只要上网搜索一下有关“心灵法门”的新闻,比如我们刚才提到的中国佛教协会这样的一条新闻,下面会有很多回复,有的网站是开放回复的,那些回复一看就知道是“心灵法门”信徒评的。他会怎么说呢?他会说其实出家人不要妄言,我们“心灵法门”你不是特别了解就不应该来诋毁,你诋毁很可能就是诋毁了观音菩萨……就是这样的话语掺杂在我们的评论之中,可以看到社会上相信他的人可能不在你身边,但是确实有很多。

  司马南:你说的现象特别值得警惕。“心灵法门”现在有个很重要的特点,他会跑到正信的佛教网站上,以帮助你解决心灵问题的方式来拉人,这是他拉人的方式,全能神也是这样。全能神首先危害的是有基督教信仰的群体,从里面往外拉人,说你信基督教吗?你信基督教。那个基督死了,现在新的基督复活了,我这个才是真的,知道吗?所以像全能神和“心灵法门”都是一样的,他们知道由原来具备佛教信仰,原来具备基督教信仰的那些信仰者当中去贩卖他的“私货”。对一个无神论者,他做工作难度很大,慢慢培养下来,再导到胡同里。就是说原来走在大路上,离我们近的人一把就托进来,脑袋还来一棒子,一把就抓过来蒙住眼睛带到壕沟里去。全能神是这样,这种所谓的“心灵法门”也是这样,但是他们这样一些做法,给本来就具有信仰的群体带来危害。

  台湾有信仰基督教的人就跟我说,全能神把台湾的信众搞的乱七八糟,中国大陆很多人误以为全能神只在中国大陆地区搞破坏,不是,邪教是整个人类秩序的敌人,“心灵法门”也是一样的。澳大利亚有关当局切不要以为,他只危害中国大陆,在澳大利亚一定会寻机对澳大利亚的华人,澳大利亚其他的种群、种族造成危害。就跟“法轮功”(一样),我曾经在2007、2008年到乌克兰参加一个反邪教的会议,乌克兰社科院搞的,为什么啊?因为“法轮功”在当地刚开始传播,他们都以为学中国武术呢,都以为中国功夫很好的,结果他们在当地连续制造了若干学“法轮功”人跳楼事件,所以乌克兰社科院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说从中国传来的这个功夫怎么这样啊。所以,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的学练“法轮功”跳楼事件就是“法轮功”邪教组织在世界上其他地方制造的一个非常具体的危害,“心灵法门“在澳洲将来也会闹事。

  主持人:我们一定要提高警惕。

  司马南:对。防范和对付邪教、消灭邪教、遏制邪教是整个人类的任务,因为他们危害人类的心灵健康,破坏正常的社会公共秩序。

  主持人:我们一定要对这些邪教组织提高警惕,感谢司马南老师今天作客凯风访谈。精彩无限,尽在凯风,我们下期再见。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